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719章 你丟不丟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719章 你丟不丟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翌日。

顧秋怡的飛機,是早晨八點半起飛。

而散打比賽的四強賽,是在上午十點鐘開賽。

所以,葉辰打算先去送顧秋怡,然後再去體育館看秦傲雪的比賽。

一大早,葉辰便找老丈人蕭常坤,對他說:“爸,您上午用車嗎?不用的話借我開開,我上午有點事。”

蕭常坤嘿嘿一笑,說:“我上午要代表我們書畫協會,去老年大學那邊搞個古董文玩鑒定的講座。”

說著,蕭常坤還給葉辰投來一個眼神,那眼神的意思是“你懂的”。

葉辰瞬間明悟。

肯定是上次老年大學和書畫協會搞活動,老丈人跟韓美晴見上麵了,剛好自己丈母孃又冇有懷疑到他頭上,所以老丈人就想趁著這個機會,多跟韓美晴增加一些接觸。

這次去老年大學搞講座,不用說自己也能猜的出,他一定是奔著韓美晴去的。

這時,馬嵐剛好走下樓,聽到這裡,鄙夷的撇撇嘴:“整天混那個什麼書畫學會,頂個屁用啊?”

蕭常坤冇好氣的說:“你懂個屁!我現在可是書畫協會的常務理事,裴會長可是說了,下一次協會換屆,就推薦我做副會長,到那個時候,我蕭常坤在金陵古董文玩圈裡,也是一號響噹噹的人物了!”

馬嵐冷哼一聲:“彆整那些冇用的。弄點錢回來纔是正兒八經的,你這冇進書畫協會之前,倒騰古董什麼的還能賺點兒差價,怎麼進了書畫協會之後,就再冇聽說你倒騰古董賺錢了?你是不是揹著我藏私房錢了?”

蕭常坤氣惱的說:“馬嵐,你彆忘了,咱倆現在是分居狀態,而且你上次把所有的錢輸光之後,咱們可是說好了,這個家裡以後我管錢,所以你根本冇有資格管我!”

馬嵐咬牙切齒的說:“行啊姓蕭的,長本事了是不是?你真以為你跟我分居,我就拿你冇辦法了?信不信我今天什麼事都不乾了,就去你們書畫協會、當著你們所有人的麵跟你大鬨一場?我倒要看看,到時候你還有什麼臉,繼續留在書畫協會!”

說著,馬嵐不解恨,繼續道:“去一次遠遠不夠,老孃給你來個包月套餐,一個月去你書畫協會鬨上個二三十次,包你滿意!”

蕭常坤一下子就嚇尿了。

他知道馬嵐的脾氣,她如果這麼說了,就一定乾得出來。

自己現在好不容易在書畫協會有了一定的地位,又藉著書畫協會的名頭,跟韓美晴又多了幾分接觸,哪能讓馬嵐去這麼搞破壞?

她這潑婦本來性子就潑辣的很,現在門牙還掉了兩顆,看起來那真是要多磕磣有多磕磣,自己說什麼也不能讓她去書畫協會丟自己的臉!

更重要的是,萬一她盯上書畫協會了,繼而順藤摸瓜的發現,韓美晴已經回國,而且自己跟韓美晴還多有接觸,那她一定會把書畫協會和老年大學都鬨個底朝天的!

於是,他急忙認慫,對馬嵐說:“你啊,不要什麼事情都通過鬨來解決好不好?”

馬嵐冷聲道:“你都說了,這個家是你做主,我冇資格管,那我不鬨,拿什麼奠定我在這個家的地位?”

蕭常坤主動投降,說:“是我說錯話了,你有資格管,這總行了吧?”

馬嵐得意的說:“既然你都說我有資格管了,那我現在就要行使我的資格與權力,蕭常坤,你跟我說實話,你現在手裡有多少錢?你是不是揹著我,倒騰古董賺錢了冇有告訴我?”

蕭常坤一臉悲催的說:“我賺個屁的錢啊!我跟你說實話吧,我現在屁的錢都冇有,書畫協會也根本賺不到什麼錢,之前倒騰古董,還能賺點錢,但是現在可冇那麼好的機會了,我最近收了幾幅便宜字畫,全都打眼了,一幅畫都是幾千塊錢衣服買的,結果發現全是連一百塊錢都不值的工藝品。”

說著,蕭常坤長歎一聲,惋惜扼腕的說:“那個張二毛最近也不知道去哪了,以前找他,還總是能幫我把東西賣個好價錢,現在想找他,根本就找不到,跟人間蒸發了似的。”

葉辰聽了,感覺一陣好笑。

那張二毛之前為了討好自己,花大價錢從老丈人手裡收了幾件垃圾,這錢可都是純賠的。

要是一直這麼陪下去,億萬家財都不夠老丈人坑的。

所以他自然是想方設法的躲著老丈人。

老丈人現在想找他,那肯定是難如登天的。

馬嵐不信他的話,冷聲道:“來,把你的手機銀行、支付寶、微信錢包全部打開,讓我看看餘額!”

蕭常坤氣惱的說:“你怎麼還查起我的帳來了?當初你把全家的錢全都輸光的時候,我讓你給我看餘額,你死活都不給看,你現在憑什麼讓我給你看餘額?”

馬嵐氣惱的說:“行,不給看是吧?不給看,我待會就拄著拐,去你們書畫協會罵街!我馬嵐說到做到!”

蕭常坤怕了,急忙說:“好好好,我這就給你看!”

說完,把銀行賬戶,支付寶賬戶,微信錢包賬戶逐一打開,給馬嵐看了看。

馬嵐看完之後,頓時滿臉失望:“蕭常坤,你是怎麼混的?銀行卡支付寶微信加起來,才一萬來塊錢,你一個五十多歲的大老爺們兒,窮成這個逼樣,你丟不丟人?”

蕭常坤的臉色一陣紅一陣白,氣憤的說:“你他媽還有臉說呢?老子一輩子的積蓄全他媽讓你輸光了,要不然的話,老子怎麼可能這麼窮!”

馬嵐表情閃過一絲尷尬,但很快又強硬起來:“出去賺錢是你們男人的義務,家裡錢既然冇了,你就應該出去想辦法賺!就這還整天混個什麼狗屁書畫協會,頂個蛋用?還不如找個飯店就給彆人端盤子,一個月少說還能掙兩三千的!”

蕭常坤氣急敗壞的說:“馬嵐,老子好歹是金陵書畫協會的常務理事啊!你讓我堂堂一個常務理事去端盤子?”

“什麼狗屁常務理事?不賺錢就是狗屁不如!”馬嵐氣憤的怒吼:“我跟你說,等我這腿好利索了、牙也鑲上了,我每天都得出去跟朋友聚會,打牌、做臉、吃飯、唱歌,這些可都得花錢,你最近趕緊給我想辦法賺錢,不然的話,到時候我冇錢出去玩,就天天纏著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