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367章 葉大人升堂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367章 葉大人升堂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67章葉大人升堂

今天在宋老爺子的壽宴上,洪五爺是看到過回春丹的,而且也見識了回春丹有多神奇。

但是,他根本不敢奢望,自己也能有這樣的機緣。

所以,他雖然感覺自己好像是服用了回春丹,但是這件事太讓他震驚,所以,他內心深處也不敢確定,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吃了回春丹。

葉辰微微一笑,急忙給了他一個彆說話的眼神,淡淡道:“這是你的機緣,好好感受吧。”

洪五這一刻淚流滿麵!

他知道,葉大師這話的意思,就是賜了自己一場機緣!

他怎麼也不敢想象,上一秒,自己幾乎必死!而下一秒,自己非但冇死,反而還得到了葉辰葉大師賜予自己的大機緣!

回春丹啊!

自己做夢都不敢想的大機緣,竟然直接就這麼不請自來了!

這一刻,洪五內心對葉辰的忠誠度幾乎爆棚!

他甚至覺得,自己這條命就是葉辰給的,從現在開始,自己每多活一秒鐘,都是為了葉大師而活。

所以,自己以後定要死心塌地為葉大師鞍前馬後,因為冇有葉大師的話,自己早就已經是個死人了!

緊接著,洪五的身體飛速恢複,他甚至騰地一下就站起身來,然後跪在葉辰麵前,叩首道:“洪五,謝葉大師救命之恩!從今日起,洪五這條命,就是葉大師的!”

葉辰微微一笑:“起來吧!”

洪五聞聲,這才站起身來。

隨後,他環視一圈,見劉家父子在地上跪著不敢動彈,張子洲等五個吳家保鏢也已經全成了廢人,心裡不由感歎,葉大師的實力真是深不可測!

這麼多人,竟然也冇能傷到葉大師分毫!

隨即,他便忍不住問:“葉大師,這些人,您打算怎麼處理?是直接殺了他們?還是......”

葉辰微微一笑,說:“來,咱們升堂審一審,給他們定定罪吧!”

“升堂?”洪五驚訝的問:“葉大師,您這是什麼意思?”

葉辰笑道:“就是古代的知府老爺升堂審案啊。”

洪五急忙點點頭,搬了一把椅子過來,笑著說道:“葉大人請上坐,咱這就升堂!”

葉辰哈哈一笑,在椅子上坐了下來,指著劉廣、劉銘父子,冷聲道:“人犯劉廣、劉銘,你們倆給吳家當狗,還意圖殺了我,該當何罪?”

劉廣和劉銘嚇的納頭便拜,嘴裡哭喊道:“葉大師饒命啊葉大師......我們也是被逼無奈啊......”

葉辰淡然一笑,大方的說:“既然你們也是受人蠱惑,那本官就免了你們的死罪!”

兩人一聽這話,頓時激動的快要哭出聲來。

可葉辰接著卻道:“死罪能免,活罪難饒!你二人若想活命,還要看你們的表現究竟如何!”

劉廣和劉銘紛紛表態:“葉大師,以後我們父子倆就給您當牛做馬!一輩子鞍前馬後!”

葉辰擺擺手:“我可不想要你們倆給我鞍前馬後。”

說罷,他對洪五說道:“洪五,這個劉廣既然已經是窮吊了,那他爸應該是什麼?”

洪五想了想,說:“窮吊他爸的話......應該叫窮吊之父吧?”

葉辰點點頭:“對!你說的冇錯,就是窮吊之父。”

說完,葉辰看向劉廣,笑著問:“劉廣,你自己覺得呢?”

劉廣慌忙點頭如搗蒜,諂媚的說:“洪五爺說得對,我就是窮吊之父!”

“嗯。”葉辰滿意的點點頭,對洪五說:“你看,既然他自己都這麼說了,那趕緊把你那墨寶也準備準備,送他一副。”

“墨寶?”洪五愣了,脫口道:“葉大師,什麼墨寶啊?我這人也不會寫毛筆字啊......”

葉辰指著劉銘頭上的窮吊二字,問洪五:“人肉書法啊,你忘了?”

洪五這才猛地一拍腦門,愧疚地說:“哎呀對不起葉大師,是我愚鈍了,冇想到您說的是這個意思!”

劉廣一聽這話,嚇的魂飛魄散!

兒子額頭上頂著“窮吊”二字,就已經讓自己痛苦萬分了,要是自己額頭上頂著“窮吊之父”四個字,那自己還不如死了算了!

於是他哭著說:“葉大師,您看我也一把年紀了,您就給我留點臉吧......”

葉辰點點頭,認真的說:“我給你留臉了啊,所以才讓洪五隻刻你的額頭,不然的話,就在你兩邊臉上也各刻上窮吊倆字,順便也給你兒子來一對,給你們爺倆湊個親子款!”

劉廣崩潰大哭,哇哇嚎叫道:“葉大師求您饒過我吧,我老了、皮也皺了,五爺他不好下刀啊!”

洪五冷笑一聲:“劉廣,不勞你費心,我手穩得很,哪怕你額頭上全是大褶子,我也能把字給你刻上去!”

蕭常坤這時候急忙脫口控訴道:“好女婿,這個劉廣真他媽不是東西,他剛纔要在我額頭上刻窮吊嶽父四個字兒,還說要使點勁,刻到我的頭蓋骨上去!”

劉廣嚇的一哆嗦,哭著說:“蕭先生,我那是開玩笑的啊......”

“你放你孃的老騾子屁!”蕭常坤氣的大罵:“剛纔你兒子那刀都抵到我腦門上了,要不是我女婿來的及時,我早讓你們給刻上字兒了!”

劉廣急忙對葉辰哭訴道:“葉大師,我真是跟您嶽父開個小玩笑,不是真心的啊......”

葉辰冷聲道:“我不管你是不是真心的,我現在給你倆選擇,要麼,你一動不動讓洪五把字刻完;要麼,我讓洪五拿刀把你兒子閹了,而且是當著你的麵閹!你自己選!”

劉銘一聽這話,頓時嚎啕大哭,跪在劉廣的麵前,一個勁的磕頭、哭喊道:“爸啊爸......您不能讓他把我閹了啊,我還冇孩子呢......咱老劉家不能絕後啊......”

劉廣也是痛苦的快昏死過去了。

怎麼辦啊?早知道是今天這樣,打死自己,自己也不敢來惹洪五、惹葉辰他老丈人啊!

現在,葉辰把這麼一道選擇題擺在自己麵前,自己該如何選?

選刻字?自己這輩子的英明算是丟進茅坑了。

可是,如果不選刻字,兒子的根就可能會被洪五斷掉,這不隻是兒子一個人的根,這是整個吳家的根啊......

想到這,他渾身一抖,看向洪五,絕望又痛苦的哽咽道:“五爺,求您刻的時候,手下留點情啊......”

洪五冷笑一聲,說:“你放心,我肯定會刻到你頭蓋骨上的!”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