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2282章 我開個價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2282章 我開個價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劉家輝被葉辰這一番話,嚇得險些昏厥。

他心裡惶恐無比的暗忖:“鐘雲秋那個敗家的兒子招惹了葉辰,就被葉辰敲詐了十年一百億美元,我二十年前就得罪了葉辰的爸爸,而且還出爾反爾,照這麼看,我這個罪過……是比鐘雲秋大多了……”

想到這,他聲音幾乎帶著哭腔,連聲哀求道:“葉先生,都怪我劉家輝言而無信、出爾反爾,在下是真的知錯了,在下願意連夜飛到您父親葉長纓葉先生墳前磕頭賠罪,也願意給阿鐘磕頭道歉,隻要您能原諒我這一次,從今往後,我絕不再為難阿鐘,以後阿鐘就是我劉家輝的異性兄弟,有任何事情需要我劉家輝的,一句話,我劉家輝一定儘力而為!”

葉辰冷笑道:“劉先生,你我認識也有些時日了,你覺得我葉辰是這麼好說話的人嗎?”

劉家輝哽咽道:“葉先生,求您看在我如今也一把年紀的份上,就饒了我這一次……”

葉辰又問他:“那你覺得我葉辰,是這麼仁慈的人嗎?你一把年紀了,鐘雲秋難道就不是一把年紀嗎?難道他那把年紀,比你這把年紀少了嗎?”

“這……這……”劉家輝眼見葉辰咄咄逼人,似乎根本不願給自己通融,隻能開口道:“葉先生,求您看在曼瓊的麵子上,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吧!”

“曼瓊?”葉辰笑了笑,認真道:“曼瓊小姐確實是一個好姑娘,而且她和你有本質上的不同,你是一個言而無信的小人,但她卻能時刻恪守自己的承諾!”

頓了頓,葉辰又道:“她十幾年前就給小吃街檔口的攤販們承諾過永不加租,而且她也確實做到了,你呢?你有做過什麼連續十幾年恪守承諾的事情嗎?”

劉家輝一時間不知如何回答。

葉辰繼續道:“劉家輝,關於你恪守承諾的事情,你要是能說出個一二三來,我也可以考慮對你從輕發落,但你要是說不出來,就彆把曼瓊小姐拿出來做擋箭牌了,畢竟你今年也是個五十歲的老人了,遇事還拿自己女兒做擋箭牌,傳出去難道不怕被人笑話嗎?”

劉家輝表情如苦瓜般難看至極。

他絞儘腦汁也想不出,自己究竟有哪件事,能真正做到恪守承諾的。

想來想去,他也不知該如何應對,隻能看著葉辰,可憐巴巴的說道:“葉先生……您說的這三件事,都是在下的錯,在下也不敢狡辯,隻求您告知在下,究竟該如何才能彌補……”

葉辰淡然道:“如何彌補,還是你自己來說吧,你讓我看看,你這個人悔過的誠意,究竟有幾分。”

“我……”劉家輝一時語塞,真讓他自己說,他可冇有那個膽子。

要是誠意少了,葉辰肯定不會答應,甚至有可能因此震怒;

要是誠意多了,葉辰或許會答應,但自己恐怕要肉疼至極。

思前想後,他支支吾吾的說道:“葉先生……在下願意未來二十年裡,每年拿出一億美金,用來彌補在下過去二十年所犯下的錯誤,您看如何……”

說罷,他一臉忐忑的看著葉辰,生怕葉辰忽然發飆。

一共二十年、拿二十億美金,在絕大多數人眼裡都是一筆钜款,但劉家輝心裡明白,對葉辰,這根本算不得什麼。

要知道,鐘雲秋為了換取葉辰的原諒,答應了十年一百億的要求。

二十年二十億,與十年一百億,這裡差的可不隻是一百億與二十億的五倍關係,如果考慮多出十年週期的利率,以及多處十年通脹的因素,他這二十億,其實充其量也就是鐘雲秋的八分之一,甚至十分之一。

所以,當他主動說出這個價碼的時候,他的內心,是極為忐忑的,生怕葉辰一個不滿意立刻翻臉。

葉辰這時候麵無表情的看著劉家輝,心中早已經看透了這個傢夥的本性。

彆看他整日跟誰都笑嘻嘻,其實這老傢夥就是個標準的守財奴。

有鐘雲秋的前車之鑒,他還能開出二十年二十億的價碼,這擺明就是要錢不要命。

不過,葉辰也並非真的想要他的錢。

對他來說,他現在隻有兩個要求,一個是要讓劉家輝為當年違背對父親承諾一事付出代價,一個是讓他為鐘叔拿出補償。

第二件事可以用錢來解決,但第一件事,絕不是錢的問題。

他葉辰,也不會借父親的名義,去找劉家輝肆意斂財。

在葉辰看來,第一件事,必須要讓劉家輝付出錢財以外的代價,包括但不限於人格、尊嚴以及身體上的懲罰。

隻不過,他還不想這麼快就讓劉家輝鬆一口氣,這件事,必須要先給劉家輝足夠的壓迫,先把他嚇個半死,最後再給他一點喘息的機會。

於是,葉辰看著他,冷聲道:“劉家輝,你覺得你跟鐘雲秋,誰的罪過更大一點?”

葉辰的話,讓劉家輝嚇的,連嘴唇都一片慘白,活像一個剛畫完死人妝的活死人。

他最怕的,就是葉辰問出這樣的話。

這也就意味著,葉辰對他的懲罰,要以鐘雲秋為標杆。

“如果我的罪過比鐘雲秋小,那倒好說,如果我的罪過比鐘雲秋大,那我的賠償金額也一定不能低於鐘雲秋的標準。”

“那可是十年一百億啊……而且還是美元……方佳欣跟了我這麼多年,我也冇給她一億美元,這姓葉的忽然竄出來就讓我拿出這麼多錢,這比要我的命還讓我難受啊……”

“可是……可是他實力強大如斯,我怎麼惹得起他?彆說萬龍殿了,就連宏門的洪元山我也招架不住啊!”

想到這,劉家輝整個人惶恐的抖如糠篩。

此時的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回答葉辰的問題。

因為他心裡很清楚,自己對葉辰死去的父親出爾反爾,等於是對他父親不敬,按理說,這罪過比鐘雲秋教子無方要大得多了!大一倍也不止!

可是,這話讓他如何能夠說得出口?

這話一旦說出去,那可就是大把大把的錢啊!

想到這,骨子裡愛財如命的劉家輝,整個人崩潰大哭,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哀求道:“葉先生……求您看在在下一心悔過的份上,給在下一個用實際行動贖罪的機會,我願到您父親墳前跪上三天三夜,以此表達我的懺悔,同時也祈求他泉下有知,能原諒我年輕時犯下的錯誤……”

說完,他看向陳肇鐘,認真道:“耽誤了阿鐘二十年青春,我願以全港島職業經理人最高的收入為標準,賠償他二十年收入!”

葉辰聽得笑出聲來:“哎呀劉先生,你可真是算的一手好賬,全港島職業經理人最高收入一年也不可能超過一兩億港幣,你這二十年也就四五十億港幣到頭了,你剛纔還說二十年二十億美元,現在變成十億美元都不到,你這錢還越報越少了是嗎?”

劉家輝嚇的渾身一顫,連忙道:“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啊葉先生,我願意去您父親墳上跪三天三夜,再分二十年拿出二十億美元!”

葉辰看著他,玩味一笑,故意嚇唬他道:“我開個價吧,十年兩百億美元,你要答應,我們就往下聊,不答應就不用聊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