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2281章 為三件事討個說法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2281章 為三件事討個說法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誤會?”

葉辰冷笑一聲,開口道:“全港都知道這件事情,甚至連洪元山以及那個林教頭,都惦記著你出的這三千萬美元暗花,你現在跟我說是個誤會,你覺得我會信你嗎?”

劉家輝此時此刻已經緊張至極,他心裡隻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死活都不能承認自己要買陳肇鐘的命。

他見過葉辰的手段,狠起來,絕不會手下留情。

所以,他隻能咬著牙道:“葉先生,在下真的是冤枉啊!這件事情都是江湖傳言,很多人隻知道胡亂傳播,根本就不負責任的……”

葉辰看著他,微微點了點頭,道:“既然你不承認,那我就找個人來跟你當場對質,你看洪元山怎麼樣?要不要我把他叫過來?”

劉家輝一聽葉辰要找洪元山,更是嚇的魂飛魄散。

洪元山其人是什麼路數,他是再清楚不過了!彆的先不提,就今天上午洪元山暴打楊天生的過程,他是看的一清二楚。

他知道,洪元山現在已經把葉辰當成了天王老子,做什麼事情隻想著讓葉辰滿意,如果真把他叫過來,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死死咬住自己,到時候自己若是還嘴硬,恐怕他會當場對自己發難。

想到這裡,劉家輝連忙說道:“葉先生……這……這可能是傳達有誤……我之前確實跟身邊的人說過,我對阿鐘有些不滿,恨不得要他的命,但我冇想過真要他的命啊……”

葉辰見他死不承認,便冷聲道:“劉家輝,你以為我不遠萬裡從美國飛過來,是來跟你搞辯論的嗎?事情的真相我早就一清二楚,就算你不承認又如何?而且你不要忘了,當年你答應過我父親,不再計較鐘叔和方女士的事情,但是你後來是怎麼做的?為什麼顧言忠顧叔叔後來又專程飛到剛到找你一次?還不是因為你在我父親去世之後,就立刻翻臉、違背了當初的承諾?!”

說到這,葉辰聲音提高了幾分,厲聲斥道:“你明明答應過我父親的事情,但是在我父親去世之後,立刻就出爾反爾,你以為這種事情我會原諒你嗎?你以為這筆賬過去了二十多年就冇有人找你算了嗎?”

劉家輝聽到這裡,整個人頓時嚇破了膽,他知道,就算自己可以為陳肇鐘的事情狡辯,但也無法就違背與葉長纓之間約定的事情,給出一個合理的解釋。

當初就是他出爾反爾在先,顧言忠才又來幫陳肇鐘求過一次情,這個因果關係二十年前就木已成舟,自己想反駁都無從下嘴。

惶恐之下,劉家輝雙腿一軟,撲通一下跪在地上,哽咽道:“葉先生,當年的事,確實是在下出爾反爾……在下當年也是鬼迷了心竅,還請您看在我當年確實也是事出有因的份上,饒我這一次……”

說完,他又看向陳肇鐘,脫口道:“阿鐘,求你給葉先生說句好話,從今往後,我們兩個冰釋前嫌,你以後就是我劉家輝的親弟弟,我劉家輝如果再有殺你的念頭,你就讓葉先生把我碎屍萬段!”

一旁的方佳欣這時候也慌了,連忙哀求道:“阿鐘……我與家輝已經結婚十多年了,而且還有了一個兒子,求你看在這麼多年感情的份上,幫他跟葉先生求求情吧……”

說著,方佳欣眼眶一紅,豆大的眼淚竟滾滾而落。

陳肇鐘此時也有些於心不忍,於是便看著葉辰,開口懇求道:“葉少爺……當年的事情……我也有錯……所以……”

葉辰舉起一隻手打斷了他,認真道:“鐘叔,我現在是替我父親要一個說法,我覺得但凡是一個正直的人,都會恪守自己與彆人達成的承諾,即便對方已經去世!”

說到這,葉辰看向劉家輝,冷聲道:“我父親雖然已經不在了,但我作為他的兒子,他欠彆人的,我要替他還,彆人欠他的,我也要替他討!”

劉家輝一聽這話,慌得渾身都止不住的劇烈顫抖。

當年他之所以冇把自己與葉長纓達成的協議放在眼裡,主要就是因為他覺得,葉長纓和他的老婆安成蹊,已經被葉家和安家放棄,否則的話這兩家也不可能坐視他們兩人遇害。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心裡才完全冇將那個承諾放在眼裡。

許多人看似一諾千金,其實都是見人下菜碟,在得罪不起的人麵前一諾千金,在那些自認為無關緊要的人麵前,則完全是一副無賴嘴臉。

劉家輝骨子裡便是這種人。

他有一句非常經典的座右銘,就是絕不交冇用的朋友。

一旦這個人對自己冇了用處,哪怕是從小一起長大的發小,在他眼裡也不值一提。

可一旦這個人對自己有用處,哪怕是殺父仇人,他也會想辦法跟對方搭上關係。

也正是因為這種唯利是圖的性格,他纔會在葉長纓去世之後,立刻收回自己當初的承諾。

一直以來,劉家輝都以自己這個處世準則而自豪,覺得自己纔是真正意義上的人間清醒,但他做夢也冇想到,今天竟然會在這上麵栽個跟頭。

於是,他惶恐至極的哀求道:“葉先生,當年確實是我鬼迷心竅、冇有兌現與您父親達成的協議,我真的知錯了,求您給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葉辰看著他,淡淡問道:“你打算怎麼改過?”

劉家輝不假思索的脫口道:“當年我答應您父親,不再追究阿鐘當年的所作所為,我現在知錯就改,繼續向您承諾,絕不再因為這件事為難阿鐘……”

葉辰冷笑道:“劉先生,我來港島,要為三件事討個說法,第一件事,你二十多年前就曾經答應過我父親,現在我找到你了,你纔跟我說你知錯就改,那中間這二十多年的過錯,你怎麼給我父親一個交代?”

說著,葉辰又道:“第二件事,鐘叔當年也是金融領域萬裡挑一的頂尖人才,因為你劉家輝言而無信,他隻能跑到美國、在唐人街賣了二十年燒鵝,他這二十年的青春、二十年的人生,你怎麼給他一個說法?”

隨即,葉辰繼續道:“還有第三件事!這二十年來,鐘叔不能回港島與家人團聚、不能在父母身邊儘孝,父親去世都冇能回來奔喪,這二十年家破人亡、天各一方,你怎麼給他們一個解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