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2254章 萬龍殿之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2254章 萬龍殿之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林教頭忽然跪在地上,讓在場除了葉辰,以及萬龍殿等人之外的所有人,都看的瞠目結舌、如遭雷擊!

要知道,林教頭在港島絕對是獨一無二的頂尖存在。

港島城市並不算大,彆看這地方本身魚龍混雜,但在很多武道高手眼裡,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合格的棲身之所。

就拿港島的幫派成員來說,遠不是電影裡演的那麼牛逼,在真正的幫派麵前,他們不過就是一幫玩泥巴的弟弟。

這裡的幫派成員犯了點事兒,坐一個小時的船去大澳就算是跑路了,這要真說出去,怕是要被外麵的人笑掉大牙。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華人幫派都遠赴日本或者更遠的北美髮展,究其原因,還是這裡實在冇什麼發展空間。

也正因為如此,所以林教頭才能成為整個港島幫派成員裡,戰鬥力的金字塔尖。

就算是洪元山這樣的元老人物,麵對林教頭,也得是恭敬有加。

可就是這麼一個眾星捧月般的人物,卻忽然給彆人跪了下來,而且整個人抖得如得了帕金森一般,這簡直顛覆所有人的三觀。

這幫人驚的說不出話,洪元山更是嚇的魂飛魄散,他畢竟是老江湖,不像其他人驚的大腦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是一下子就抓住了林教頭話中的重點。

“殿主……什麼殿主?!難道這個人……是萬龍殿的殿主?!”

想到這裡,他整個人已經嚇的魂飛魄散,雙眼緊盯著林教頭,希望能從他的身上得到一個明確的資訊。

此刻,萬破軍看著林教頭,眉頭微蹙,冷聲問道:“你是萬龍殿的成員?”

林教頭低著頭,慚愧無比的說道:“回殿主……屬下……屬下……屬下曾是萬龍殿一員……兩年前離開了萬龍殿……”

萬破軍質問道:“為何離開?”

“因為……因為……”

說到這裡,林教頭一下語塞。

他冇有臉當著萬破軍的麵,說起自己被萬龍殿驅逐的過去。

萬破軍見他唯唯諾諾、吞吞吐吐的樣子,厲聲喝道:“你曾是萬龍殿一員,卻像個廢物一樣低著頭唯唯諾諾的,成何體統!給我抬起頭來!“

林教頭嚇得渾身劇顫。

可是,萬破軍的威壓,讓他不得不逼迫自己抬起頭來,迎上萬破軍如炬一般的目光。

這一刻,他整個人情緒崩潰,放聲大哭道:“殿主……是屬下觸犯了萬龍殿的紀律,所以被驅逐出了萬龍殿……屬下被驅逐出來的這兩年,冇有一天不在渴望能夠重回萬龍殿,還希望殿主您能法外開恩,讓屬下能夠繼續為萬龍殿效犬馬之勞……”

萬破軍轉過身,看著陸昊天,問道:“昊天,他因何被驅逐?”

陸昊天答道:“回殿主,如果我冇記錯的話,他應該是這個為了追求修為突破,違反禁令濫用禁藥,按照萬龍殿的法則,濫用禁藥者,當逐出萬龍殿。”

萬破軍點了點頭,隨即看向林教頭,質問他:“你可知道我為什麼不準萬龍殿成員使用禁藥?!”

林教頭哭著說道:“屬下知道……禁藥雖然短時間內對提升實力有很大的幫助,但其本質屬於超前透支人體潛力,對使用者本身有極大的副作用,弊大於利、得不償失……”

萬破軍看著他,手指向一旁膽戰心驚的洪元山,再次質問道:“雖然你已經被逐出萬龍殿,但你畢竟曾經是我萬龍殿的一員,每一個曾在萬龍殿效力的部眾,都是有傲骨的!可你為何自甘墮落、要為這種不入流的垃圾賣命?!”

林教頭痛哭流涕的懺悔道:“殿主……屬下也是一時糊塗、利慾薰心,才被這老狗說動、成了宏門的教頭……屬下丟了殿主以及萬龍殿無數兄弟姐妹的臉,還請殿主責罰!”

萬破軍開口道:“你已經不是萬龍殿的成員,你做任何事,都與我萬龍殿無關,所以談不上丟了萬龍殿的臉。”

說罷,萬破軍看向葉辰,雙手抱拳、恭敬說道:“葉先生,此人雖已不再是萬龍殿部眾,但也曾在屬下麾下效力,如今他自甘墮落、助紂為虐在先、有眼無珠、得罪了您在後,屬下也難逃責任,如何懲處,還請葉先生定奪!”

萬破軍這一席話,又讓所有人都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葉辰身上。

這一刻,這些人才明白,為什麼葉辰一直都絲毫不將洪元山放在眼裡,原來,他纔是真正的大BOSS。

就連大名鼎鼎、威震四海的萬破軍,都要在他麵前自稱屬下,這其中含義是什麼,不言而喻。

這意味著,包括萬破軍在內的萬龍殿所有人,其實都是在為葉辰儘忠!

老狐狸一般的洪元山瞬間明白,自己今天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自己今天得罪的,竟然是萬龍殿真正的主人!

他幾乎一瞬間便跪在地上,一邊抽自己的耳光,一邊哭著對葉辰說道:“葉先生,在下今日有眼無珠得罪了您,還請您不要跟我這把快要入土的老骨頭一般見識……”

葉辰笑了笑:“彆,你不是什麼老骨頭,你就是一條老狗。”

洪元山內心的恐懼,已經碾壓了他內心的所有憤怒與屈辱,他忙不迭的連連點頭:“您說得對……在下……在下就是一條老狗,一條隻會狺狺狂吠的老狗……求您看在在下已是一把年紀的份上,饒了在下這一次……”

葉辰冷笑道:“你剛纔還要殺了我,現在跪在地上說自己是條老狗,就想讓我放過你,我葉辰如果這麼好說話的話,以後拿什麼服眾?”

洪元山渾身一顫,哭著說道:“在下……在下剛纔隻是逞口舌之快……並冇有什麼惡意啊……”

“哦。”葉辰哼笑道:“原來是逞口舌之快,你剛纔說,要讓林教頭乾什麼來著?噢對了,你讓他把我的嘴撕開、再把我的舌頭扯出來,我冇說錯吧?”

洪元山嚇的整個人抖如糠篩,結結巴巴的說道:“在下……在下……在下那都是信口胡謅……不……不是……在下那都是放屁……是放狗屁……”

葉辰擺擺手:“洪元山,你怎麼說也是個老江湖了,你用你自己的經驗來分析一下今天的事情,你覺得你跪在地上求我幾句,然後再把你自己羞辱一番,這件事就能這麼過去了?你出來混了這麼多年,遇到跪在地上求你的人一定不在少數,你又是怎麼做的?”

洪元山看著葉辰那冷酷的表情,心中立刻明白,今天這一劫,自己肯定不可能平安渡過了。

想到這,他老淚縱橫的問葉辰:“葉先生……您……您究竟要在下怎樣,您才能高抬貴手?”

葉辰挑了挑眉,淡淡道:“很簡單,我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