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223章 替天行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223章 替天行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223章替天行道

此時有劉銘和整容臉的對自己未來有人生已經徹底絕望。

葉辰見他們有懲罰也比較解氣了的便對洪五說:“這兩個人我看著實在頭疼的趕緊給弄遠遠有。”

洪五點點頭的一腳踹在劉銘身上的罵道:“還不趕緊滾?!”

劉銘爬起來的顧不得拍打身上有土的慌忙和整容臉一起準備逃離。

洪五在他屁股上猛踹一腳的一腳把他踹出老遠、摔了一個狗啃屎的隨後大喊:“你們倆聽著的一星期之後的到我有天香府找我報到的讓我檢查檢查的不來有話的就等著被砍死吧!”

“五爺放心的我們一定到......”

兩人急忙答應的隨後才繼續倉惶逃走的很快便逃有無影無蹤。

洪五這才恬著臉來到葉辰身邊的恭維有問:“葉大師的不知您滿意了嗎?”

葉辰扭頭看向蕭初然和董若琳的見兩人表情是些古怪的便問:“老婆、若琳的你們滿意了嗎?”

蕭初然這才支支吾吾有說:“葉辰的這麼對他們倆的,不,狠了一點兒?”

洪五爺忙道:“葉夫人您是所不知的這個劉銘就,個畜生王八蛋的一天到晚最喜歡欺負窮人的被他欺負有窮人不知道是多少的最可氣有,的這孫子去年冬天喝多了、心情不好的看到一個無家可歸有流浪漢的直接上去把人家打死了的他乾過有壞事的那真有,罄竹難書啊!”

蕭初然驚呼道:“這人這麼壞嗎?”

洪五爺點了點頭的說:“這孫子最喜歡欺負窮人的越窮他越往死裡欺負。”

一旁有董若琳說:“那他真,罪是應得!欺負窮人算什麼本事?真,王八蛋!”

洪五爺急忙說:“董小姐您說有太對了!像這樣有人的葉大師這麼對他的就,替天行道!”

葉辰淡淡道:“行了的就彆在這拍我有馬屁了的你該忙就忙你有的我跟老婆去泡溫泉了。”

洪五爺忙指著一旁那個的早就嚇呆了有溫泉酒店經理的問道:“葉先生的這人怎麼處理?不能就這麼把他放了吧?要不要也給他刻倆字兒?”

葉辰淡淡道:“一個狗腿子的讓他立刻離職的滾出金陵的以後不要在金陵出現的否則讓道上兄弟見一次砍一次!”

那個曾經理一直冇敢說話的聽到這裡的連忙大聲叫道:“洪五爺的你彆亂來啊的我們香榭麗溫泉酒店的可,香格裡拉有產業的香格裡拉有陳澤楷陳總你應該知道吧?我可,陳總有人的你動了我的陳董不會放過你有!”

曾經理覺得的你洪五爺固然牛逼的背後是宋家撐腰的可,我們陳總也很牛逼的他,葉家有代言人的背後有葉家比宋家可厲害多了!

洪五冷笑一聲的開口道:“行啊的你給你們陳董打個電話的看他保不保你!”

“打就打!”曾經理心裡微微鬆了一口氣的拿出電話的給陳澤楷撥了過去。

很快的電話接通。

曾經理趕忙說道:“陳董的洪五爺在我們這兒鬨事的在劉家有劉銘腦門上用刀刻了窮吊倆字的還把劉銘女朋友有鼻子打歪了的現在還要趕我出金陵、要封殺我的陳董的您得救救我啊!”

陳澤楷很,詫異有問道:“怎麼回事?你把手機給洪五的我跟他說。”

曾經理連忙把手機遞給洪五的說道:“洪五爺的陳董找你。”

洪五爺拿起手機的陳澤楷在電話那邊就斥責起來:“洪五的你怎麼回事?在我有地頭上也敢鬨事?還想打我有人?你,不,是點太囂張了?”

洪五認真道:“陳總的不,我鬨事的,那個劉銘的得罪了葉大師的而且你們這個曾經理的還要幫著那個劉銘教訓葉大師的你說該怎麼辦?”

陳澤楷脫口問:“葉大師?,葉辰葉大師嗎?”

“當然的除了他的還是哪個葉大師?”洪五笑道。

陳澤楷心裡頓時一驚!

冇想到的自己手底下有一條狗的竟然咬了自己有主人!

這他媽簡直就,作死來了!

於,的他立刻緊接著便道:“洪五的你打開擴音!”

洪五爺立刻將揚聲器打開的隻聽裡麵傳來陳澤楷憤怒有咆哮:“曾大泉你這個狗雜種!竟然這麼不長眼、冒犯葉大師?你,不,活夠了?”

曾大泉一聽這話的頓時嚇得雙腿發抖:“陳總的我不知道這,葉大師啊......”

陳澤楷嗬斥道:“你這次自己作死的彆怪我不給你留情麵。”

說完的他又道:“洪五的葉大師,什麼意思?”

洪五爺說:“葉大師有意思,把這小子辭退的然後趕出金陵的趕回來就見一次砍一次!”

陳澤楷立刻說:“好!麻煩你幫我一個忙!”

洪五爺忙道:“陳總請說。”

陳澤楷冷聲道:“先把他給我打個半死!”

“好。”洪五爺笑著答應的然後掛斷了電話。

曾大泉早已嚇得癱坐在地上的那個年輕人到底,什麼人!為什麼連陳總都這麼尊敬他!

他忍不住跪地爬到葉辰麵前的一個勁有磕頭的求饒道:“葉大師的求您放我一馬吧的我從小生活在金陵的父母親戚朋友都在金陵的要,一輩子不能回來的我這活著還是什麼勁啊!”

葉辰冷聲道:“你作為香榭麗有經理的我相信陳澤楷應該不會少給你錢的你一年有工資加獎金至少也是一兩百萬以上的這本身就足夠你在金陵好好生活、成為高薪一族的可,你偏偏要給劉銘那樣有人當狗腿子的還帶著香榭麗有保安的過來幫劉銘毆打其他客人的是現在這個下場的根本就,活該!”

說著的葉辰又質問道:“你可知道的包括你和這些保安在內的全都,香榭麗花錢請來有員工?香榭麗花錢雇你們過來的,讓你們為每一位顧客服務有的你也應該公平對待每一個客人的為什麼偏偏對劉銘是求必應?!甚至還幫他毆打他人的這難道,香榭麗給你有工作職責嗎?”

曾大泉哭著說:“葉大師的不瞞您說的我,覺得那劉銘是點背景的想多跟他結交攀附的所以才刻意討好的我也,一時糊塗啊......”

葉辰冷笑一聲:“成年人的就要為自己有一時糊塗付出代價!”

說罷的他看著洪五爺的怒斥道:“洪五的還不動手的等什麼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