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2164章 到底是太強了,還是太狂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2164章 到底是太強了,還是太狂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手下的話,讓李亞林精神一震。

他連忙追問:“有什麼發現?!”

手下立刻彙報道:“已經查到了顧秋怡昨天去機場之前的動線,她竟然跟頭兒您存在空間上的交集!”

“什麼?!”李亞林作為警探,自然知道空間交集是什麼意思,這意味著自己曾經與顧秋怡處在同一個物理空間裡,這讓他一下子驚呼道:“在什麼地方有的空間交集?!”

手下道:“她昨天中午先去了費家,然後從費家去了唐人街的粵式燒鵝店,她到燒鵝店之後,您和安先生也到了那家燒鵝店!”

“操!”李亞林爆了一句粗口,罵道:“原來是這樣!”

李亞林聽到這裡,心中其實是有些失望的。

他原本是想,通過深挖顧秋怡這條線,來牽出隱藏在她背後保護她的神秘人物。

而且,他一直覺得,顧秋怡肯定有非常強的情報網,所以才能在那麼短的時間內就得到了安家老爺子病危的訊息。

可是,聽手下這麼一彙報,他才意識到,原來事情就是一個巧合,是當時顧秋怡本身就在那家燒鵝店,所以安崇丘跟自己聊天的內容,被她聽到也就不出奇了……

想到這裡,他輕歎了一口氣,又問:“顧秋怡是跟誰一起去的?什麼時候離開的?”

手下忙道:“我看了周圍的監控錄像,顧秋怡具體是跟誰一起,還無法確定,不過她當時是在你們之前先到的,走的時候是安先生先走的,您大概是等了兩三分鐘之後出來,顧秋怡是在您之後一兩分鐘出來的,她出來之後,就直接去了機場。”

李亞林忙道:“把錄像發給我看看!”

“好。”

很快,李亞林的手機就收到了一條視頻。

這條視頻,源自在燒鵝店斜對麵的監控探頭。

李亞林打開之後,便看到顧秋怡和葉辰乘坐的汽車抵達燒鵝店的過程。

不過,因為燒鵝店的正門口剛好在這個監控探頭的死角,所以視頻中看不到人下車時的情形。

如果能找到正麵監控錄像的話,李亞林就能看到,顧秋怡當時從車裡下來之後,是自然而又親昵的挽著一個同行的男人進了燒鵝店。

而那個男人,便是安家人苦苦尋找了二十年的葉辰!

此時的視頻裡,就在顧秋怡與葉辰乘坐的那輛車剛停下不久,李亞林便看到自己和安崇丘的車也進入了監控範圍內。

李亞林看的直嘬牙花子,隨後一個電話給對方打過去,開口問道:“冇找到其他監控探頭嗎?最好是另一側能拍到人的。”

對方回答道:“冇有了,能拍到燒鵝店的監控錄像隻有這一個。”

李亞林罵罵咧咧的說道:“他媽的,早就跟市長建議過,讓他撥款在紐約架設天網係統,他就是磨磨唧唧的不願意批準,看看人家華夏,一線城市監控覆蓋率早就超95%了!再看看紐約,他媽的一直到去年纔算是把所有地鐵站都裝了監控!”

對方無奈的說道:“頭兒,就算是在紐約裝了天網也冇什麼用啊,哪怕一夜之間能裝10萬個攝像頭,第二天肯定就被那些幫派成員砸掉一半,剩下那一半,估計會被無家可歸的流浪漢拆掉換香菸和漢堡……”

李亞林歎了口氣,說道:“算了,你再找找有冇有什麼其他的線索。”

對方忙問:“要不要去問問那個燒鵝店的老闆?說不定燒鵝店裡有自己的監控。”

李亞林立刻說道:“先不要去,那個顧秋怡作為華人領域名氣最大的歌手,竟然專程到這家燒鵝店吃飯,大概率跟老闆認識,冒然去問,會打草驚蛇。”

說著,李亞林靈機一動,開口道:“這樣,你等燒鵝店開門之後,先去裡麵吃頓飯,看看裡麵有冇有監控攝像頭,如果有,下午讓人在附近演一場當街搶奪手機的戲碼,然後換一個兄弟去店裡,就說查案要調取他們的監控錄像,到時候直接把監控錄像的硬盤拆了帶回來。”

對方笑道:“我去……頭兒,還是您有手段!那我等他們開門就先過去看看!”

李亞林嗯了一聲之後,便掛斷了電話。

掛了電話,他又翻出剛纔的視頻,隨後他往後拉了拉進度條,便先看到安崇丘的車從燒鵝店快速離開,不久之後,自己也從燒鵝店走了出來,緊接著,顧秋怡乘坐的那輛車便也朝著與安崇丘一樣的方向駛離唐人街。

看到這,他不禁嘀咕起來:“那天跟崇丘去這家店的時候,已經過了飯點兒很久,店裡好像是冇有人的,那顧秋怡在哪呢?”

心裡想著,他不禁閉上眼睛,在腦海中重新回想起了當日在燒鵝店的情況。

很快,當日的畫麵便在他的腦海中呈現出來。

做刑警久了,他有著很強的被動記憶,可能當時並冇有注意到現場的某個小細節,但是那些細節其實已經被他如錄像機一般,機械式的存儲在了腦海之中,重新回想,就如同倒帶重看一遍,很多當時的細節,都能夠重新被捕捉起來。

很快,他便想起當日燒鵝店裡,挨著右手邊有一條向上的木質樓梯,當天自己和安崇丘進門的時候,並冇有刻意去關注樓梯的情況,不過他腦海中忽然閃現的畫麵裡,當時那條樓梯並非是空著的,而是有兩個人的四條腿出現在腦海中畫麵的最右上角。

他立刻便在心中確認,當日自己和安崇丘到燒鵝店的時候,顧秋怡應該跟另一個人剛剛上去。

於是,他不禁喃喃自語:“另外一個人是誰呢?是她的經紀人?還是那天費浩洋被綁架的時候,那個把費學斌懟得啞口無言的小子?”

想到這裡,他腦海中又不禁浮現起了葉辰當日的表現。

一想到葉辰,他又忍不住暗忖:“當日那小子在費浩洋被綁架之後,在費學斌咄咄逼人的態勢下,都已然能做到絲毫不懼,甚至分毫不讓,足見他心裡是極有底氣的,可他為什麼這麼有底氣呢?要知道,這可是費家的地盤,他陪著顧秋怡去參加費浩洋組織的慈善晚宴,肯定知道費家究竟是什麼實力背景。”

“明知道費家的能耐,還分毫不把費學斌放在眼裡,這種人,到底是太強了,還是太狂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