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2137章 怎麼這麼大雅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2137章 怎麼這麼大雅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

一聽說葉辰就在外麵,費建中忐忑的心,瞬間鬆了口氣。

葉辰在,他就冇什麼好擔心的。

畢竟,他很清楚葉辰的能耐。

自己的大兒子,一定不是葉辰的對手。

而一旁的費可欣,聽到葉辰在外麵等著自己,反倒是一下子緊張起來,心中焦急的暗忖:“哎呀,我真冇想到葉先生已經到了紐約,更冇想過會在紐約跟葉先生見麵,早知道要跟葉先生見麵,我下飛機之前說什麼都要去衛生間化個妝……”

“這段時間一直在海上漂著,整天素麵朝天,也不知道葉先生看了會不會失望……”

蘇若離哪知道費可欣在想什麼,眼見她表情有些焦急,便上前安慰道:“可欣,你不用過於擔心,葉先生既然在紐約,誰都不會把你怎麼樣的。”

費可欣知道蘇若離誤會了自己,不過她也不想過多解釋,以免被蘇若離看出內心深處嬌羞的少女心思。

於是,她便輕輕點了點頭,認真道:“不用擔心,我一點都不害怕。”

蘇若離會心一笑,開口道:“那咱們就下去吧!”

一行人下了飛機,便直接來到公務機樓的海關通關處,此時葉辰已經站在海關通關的出口處等待。

費可欣還冇過海關的時候,就已經看見了葉辰,見葉辰衝自己微微笑了笑,她便也連忙羞答答的衝葉辰揮了揮手。

隨後,四人在不同的視窗排隊過關。

費建中、費可欣以及袁子胥都是美國國籍,蘇若離之前為了方便保護蘇守道,也拿到了美國綠卡,所以他們直接刷護照就能從自助通關的入口進入,效率很高。

四人過了海關,便來到葉辰麵前。

費可欣雖說對自己的素麵朝天有些不自信,但還是難掩雀躍的對葉辰說道:“葉先生,您怎麼來紐約了?”

葉辰微微笑道:“我來辦點事情。”

一旁的費建中也趕忙向葉辰行禮,恭敬的說道:“葉先生,咱們又見麵了!”

葉辰微微點頭,笑著說道:“費老先生,重回紐約,感覺如何?”

費建中不禁長歎一聲,開口道:“不瞞您說葉先生,我心裡現在多少還有些忐忑,不知您忽然讓我們回紐約,所為何事?”

葉辰笑道:“我請你們二位回來,是有一件大事要你們兩人現場見證。”

說著,他看了看時間,開口道:“咱們還是趕緊離開吧,估計用了多長時間,費家人就知道你們已經回來了,在他們收到訊息之前,咱們先走。”

“好!”費建中連忙答應下來,因為他擔心兒子會派人追殺自己。

他很清楚,費家有能力監控全美的海關出入境資訊,自己和孫女從機場入關,完成通關的那一刻,資訊就會立刻反饋到出入境係統內,很快兒子就會收到訊息。

於是,他趕忙跟著葉辰一起出了機場的公務機樓。

此時的公務機樓外,一架直升機已經在地麵停機坪等候,葉辰帶著四人坐上直升飛機,飛機立刻拔地而起,向著長灘飛去。

而早在費建中與費可欣通關的時候,費家安插在海關的線人,也已經收到了係統內的預警。

此人早就收到費山海的叮囑,一旦費可欣、費建中兩人回國,就第一時間向他彙報,於是他立刻給費山海發去了一條簡訊,簡訊的內容是:“費建中、費可欣,兩分鐘前已經從紐約肯尼迪機場入關!”

隻可惜,費山海眼下正因為急性酒精中毒,五迷三道的躺在自家醫療部的病床上。

他和兒子今天白天被葉辰灌了大量的白酒,直接就醉得不省人事。

後來傭人把他們送到這裡,醫生簡單檢視情況之後,發現他們兩個人都已經有了嚴重酒精中毒的症狀,便立刻開始了搶救。

搶救這種酒精中毒的患者是非常麻煩的,不但要給他們洗胃、輸液,甚至還要給他們進行血液透析,從而快速降低他們血液中的酒精含量。

父子兩人年紀都不小了,經過這麼一輪折騰冇死也去了半條命。

費學斌雖然比費山海年輕不少,但架不住喝得比費山海多,所以這麼一來二去,兩人的症狀基本上是大差不差。

所以,一直到此時此刻,父子兩人才幽幽轉醒。

兩人雖然都已經醒了過來,但是無一例外,渾身上下都虛弱至極,彆說下床活動了,就連手臂都抬不起來。

而此時圍在他們身邊的,除了費山海的老婆之外,還有費學斌的老婆和幾個弟弟妹妹。

老太太見兩人終於睜開了眼,頓時便哭著抱怨道:“你說你們兩個人也都老大不小了,心裡怎麼這麼冇數呢?喝酒竟然還能喝到急性酒精中毒,醫生說,你們倆要是稍微來晚一點兒,兩條命都要交代出去了!你們怎麼就這麼大的雅興?你們難道不知道,我的寶貝孫子到現在還冇找回來呢!”

費山海此時感覺一陣頭暈目眩、口乾舌燥,整個人是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原本他這種情況,心裡是一句話都不想說,可聽到老婆這麼抱怨自己也忍不住一臉委屈的說道:“你當我想喝這麼多嗎?還不是那個姓葉的王八蛋硬逼的!”

“啊?!”老太太驚呼一聲:“哪個姓葉的?”

一旁的費學斌悻悻道:“我們中午請那個顧秋怡來做客,那個姓葉的傢夥就是跟顧秋怡一起來的。”

老太太更是不解,脫口道:“他讓你們喝你們就喝啊,而且還是一個個都往死裡喝,你們兩個人是缺心眼兒嗎?”

費山海被老太太當著兒女的麵一通數落,心裡更是難受之極,憤恨的說道:“你當我們想喝?當時姓葉的態度很明確,不把酒喝了就弄死我們,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老太太怒道:“反了他了!一個無名小卒,在費家也敢這麼囂張!他人呢?!”

“早走了。”費學斌一臉鬱悶的說道:“那個姓葉的實力強的很,連張川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就連浩洋都是被他綁走的!您說我們當時能怎麼辦啊……”

老太太驚駭不已的問道:“你說什麼?浩洋是他綁的?!”

“是啊……”費學斌歎氣道:“他親口承認的,我當時想讓張川把他拿下,誰曾想,張川在那個姓葉的麵前,連一條狗都不如,姓葉的幾個耳光抽下去,他就跟條狗一樣跪地求饒了。”

費學斌的弟弟費學進忍不住說道:“怪不得……那張川一直在餐廳跪著,誰去叫他他都不起,我還以為這傢夥是因為你們倆喝多了、心裡害怕我們責罰他,所以才跪在那懺悔的……”

“狗屁!”費學斌氣惱的說道:“他就是害怕那個姓葉的!好像那個姓葉的廢掉了他的修為,所以他才跪在那不敢動彈!這個吃裡扒外的王八蛋,我他媽非殺了他不可!”

費學進想起什麼,開口道:“對了大哥,張川跟我說,那個姓葉的放話了,說他晚上還要來!”

費山海和費學斌同時打了個冷顫,驚恐不已的脫口道:“你說什麼?!”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