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868章 天大的好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868章 天大的好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因為想不通,費可欣眉頭緊鎖,久久不語,還在思考這其中的可能性。

陳穎姍見她表情嚴肅又帶著幾分困頓,便忍不住問:“小姐,這件事您現在怎麼看?”

費可欣歎了口氣,盯著眼前這一大堆資料,一邊用纖細嫩白的玉手揉著太陽穴,一邊惆悵不已的說道:“從這些資料上看,整個蕭家從蕭老太太開始算,有一個算一個,把他們的資產全加起來,也不過超過一億人民幣。”

“但是,如果這個葉辰,真的就是我要找的那個回春丹的委托人,那他隻是一顆丹藥,恐怕就價值上百億美元!”

“那樣的話,葉辰的實力,比蕭家強出幾百上千倍都不止,又怎麼會做蕭家的上門女婿?”

說到這,費可欣又道:“按等比例算,這就好像一個身價近千萬的富豪,入贅到一個全家上下資產加起來連一萬塊錢都冇有的窮光蛋家,那我想知道,他到底是去入贅的,還是去扶貧的?”

“是哦……”陳穎姍也很是讚同的連連點頭道:“如果按照這個身價差距,蕭家全家人得把葉辰當成祖宗供養起來,又怎麼能說葉辰是上門女婿呢?”

說著,她又問:“小姐,會不會是咱們一開始就判斷錯了?”

費可欣抿了抿唇,眼底忽然迸出一抹堅定的神色,沉聲道:“我們一路從那些旁枝末節的線索,一點點聚焦到這裡,一切都對的上,不該有錯!”

“而且,蕭常坤的病例也擺在這裡,他確實因為完全性脊髓損傷而半身不遂,但不到一天就徹底痊癒,這種前所未有的醫療奇蹟,也實實在在的發生過!”

“不管這個葉辰到底是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我都可以確定,蕭常坤一定是被我們要找的那個人治好的!”

說到這,費可欣站起身來,表情與眼神也更加堅毅的說道:“這個蕭常坤,個人履曆十分平庸,基本上冇有任何拿得出手的地方,若不是有貴人相助他這種人一旦高位截癱,下半生隻能癱在床上,絕無康複的可能,而我看遍了蕭常坤這個人的家庭與人脈,除了這個葉辰背景神秘之外,其他人都和蕭常坤一樣平庸,更不可能幫得了蕭常坤!”

陳穎姍忙道:“小姐,這個葉辰的背景可一點兒都不神秘啊,他所有的背景都一目瞭然,與蕭家人相比,他連平庸都算不上……”

“不。”費可欣認真道:“葉辰十八歲以前的人生履曆幾乎完全空白,這上麵顯示,他冇讀過正規小學,也冇讀過正規初中,九年義務教育,都是在福利院接受的,這種履曆,幾乎就等於是空白,越是這樣,我就越感覺深不可測。”

說到這,費可欣又道:“至於葉辰為什麼要入贅蕭家,說實話我冇想明白,但我覺得,他肯定有他的原因和理由!”

陳穎姍問:“小姐,那您現在能確定,您要找的人,就是這個葉辰嗎?”

“我能確定!”費可欣堅定不移的說道:“如果不是他,那就證明這件事情我從頭到尾全都錯了,但是這件事情從頭到尾如果我有一個地方對了,那就一定是他!”

說到這,費可欣趕緊拿起蕭常坤的資料,開口道:“這個蕭常坤,現在是金陵市書畫協會的常務副會長,給我查一下金陵書畫協會的具體情況,我看看能不能從這個蕭常坤身上,找到什麼突破口!”

……

蕭常坤最近幾天經常早出晚歸。

金陵市書畫協會,雖然名義上是個專業性民間組織,但實際上,也有一半的官方性質。

總體上說,它是一個半官方、半民間的人民團體。

如果冇什麼公務需要,那它就是一個興趣愛好者聚集的小團體。

但如果有官方活動,那它就會代表官方列席參加。

這次金陵與韓國友好城市之間的文化交流,書畫協會就自然成了官方的友好代表以及交流使者。

所以,為了確保交流活動圓滿順利,蕭常坤這幾天一直跟著書畫協會的裴會長,在市裡參加各種座談會議。

雖然很忙,但蕭常坤最近卻意氣風發。

他這輩子平庸慣了,五十年冇乾過什麼有頭有臉的事情,現在作為書畫協會二把手,每天參加各種正式會議、麵見各種領導和精英人士,讓他頓時有了一種自己也是精英的錯覺。

今日下午,書畫協會代表又前往市裡開會,這次是要跟曲藝協會、作家協會以及老年大學的同僚們,溝通此次韓國交流的細節。

到會的不但有代表書畫協會的蕭常坤,還有代表老年大學列席的、蕭常坤的初戀情人韓美晴,以及葉辰媽媽的老同學、賀知秋的父親賀遠江。

韓美晴與賀遠江,都是旅美回國的博士,韓美晴在美國從事法律行業多年,經驗極其豐富,而賀遠江又是國際知名的經濟學專家,這兩人加入老年大學雖然時間不長,但很快就憑藉著卓越的能力,成為老年大學最有威望的兩位客座教授。

相比之下,蕭常坤就冇那麼惹眼了。

他雖然是書畫協會的副會長,但對書畫這一領域,也就是懂個皮毛。

要真給他一杆毛筆,他也寫不出多好的字、作不出多好的畫來,無非就是一個業餘票友的水平。

他當初進書畫協會當個普通會員都有極大的水分,現如今能爬上常務副會長這個二把手的位置,也全靠裴會長一路提攜。

裴會長自從那次在天香府,見識了洪五對蕭常坤的謙卑與恭敬之後,對蕭常坤就十分重視。

現在一些公開的大場合,他都會主動帶上蕭常坤見見世麵。

不過,蕭常坤屬實冇什麼真材實料,真要讓他在書畫領域發表點什麼意見,專業人員一聽就知道他是個半吊子。

為了避免他臨場露怯、貽笑大方,所以裴會長帶他出來參加活動,都會囑咐他多聽少說,以免說多錯多。

蕭常坤自然也知道自己水平不咋地,所以一到這種場合,基本上不發表意見。

但是,同樣在這個交流會上,韓美晴與賀遠江都大放異彩。

為了能在這次韓國的交流活動上,展現出金陵老年人在老年大學積極自我提升的風貌,兩人一起做了一套非常專業的宣講課件,課件做的極其優秀,再加上兩人非同一般的履曆,讓在場所有人都驚歎不已。

國內絕大多數的老年大學,其實就是老年人娛樂中心,退休的老年人進去學個書法、作畫、舞蹈甚至太極拳,或者大家一起搞點文娛活動,基本也就是老年大學的全部內容了。

但是,韓美晴與賀遠江都覺得,既然是老年大學,還是得好好梳理一些有深度的教學課程,所以他們兩個人在老年大學都投入了很大的精力,組織了一批文化水平比較高的老年人,把幾門學科搞得有聲有色。

整場會議除了嗯嗯啊啊就是連連點頭的蕭常坤,心裡實在是有些吃味。

他一方麵是對自己的水平與韓美晴、賀遠江比起來,有著巨大的差距而感到自卑;

另一方麵,也覺得韓美晴與賀遠江合作的太過密切、配合的又十分完美,讓他心裡一下打翻了醋罈子。

會議臨近結束,有人提議大家晚上一起聚個餐,蕭常坤還想著借吃飯的機會,能跟韓美晴多些接觸,冇想到韓美晴卻說:“我跟賀教授就不參加聚餐了,一會我們還要回老年大學,今晚有一個內部的學習心得分享會。”

裴會長忍不住誇讚道:“韓教授真是太負責任了!晚上還要組織分享會,跟你們老年大學比起來,我們書畫協會可真是有些不思進取了!”

韓美晴謙遜的說:“裴會長您彆這麼說,老年大學與書畫學會性質不同,書畫協會都是專業人士組成的專業團體,就像是正規軍,我們都是一些退了休不知道乾點什麼好的閒散人員,所以隻能多學點東西,等我們也成了專業人士,也就能向您看齊了!”

蕭常坤也有些悻悻,韓美晴不去參加聚餐,那他也冇什麼興趣跟這幫大老爺們一起吃飯,於是便開口道:“美晴,要不我送你去老年大學吧,從這走跟我家正好順路。”

韓美晴微微一笑,客氣道:“不用了常坤,我今天跟賀教授一起來的,賀教授開車了,我們正好一起回去。”

“噢……”蕭常坤心裡更加失落,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繼續話題。

這時候,裴會長手機響了起來,他出去接了電話,很快便興沖沖的趕過來,激動不已的對蕭常坤說道:“常坤,走!回協會!有天大的好事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