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519章 把我也送去吧!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519章 把我也送去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

聽到葉辰質問的這一瞬間,蘇知非整個人瞬間如墜冰窖!

他終於悲哀的發現,自己原本還以為自己把動機隱藏的很好,但其實自己早就暴露了!

早在自己看到顧秋怡從葉辰那輛寶馬車出來、然後讓人查那輛寶馬車資訊的時候,自己就已經徹底暴露了!

而且他更想不到的是,這一切的背後。竟然是那個擁有強大實力、曾經救過自己和妹妹,甚至前些天又救了媽媽和妹妹的恩公!

這一刻,蘇知非才意識到,自己纔是不自量力、以卵擊石的那一個……

想到葉辰超乎一般的實力,再想到二叔的失蹤、父親的失蹤,以及那個宣豐年的離奇死亡,他心中忽然湧上一陣極其強烈的恐懼!

隨後,他趕緊從沙發上滑了下來,噗通一聲跪在葉辰麵前。聲淚俱下的說道"恩公!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都怪我鬼迷心竅,我是看到顧秋怡從您車裡下來,就想查清楚您的身份,我如果知道開車的是恩公您,就算給我八個膽子、八十個膽子,我也不敢查您的車啊……還請恩公您原諒我這一次!求您了!"

葉辰冷笑道"蘇知非。你要知道,你本身還欠我一條命冇有還,現在還怎麼有臉來求我饒過你?"

聽到這話,蘇知非整個人如遭雷擊。

他完全不懷疑,葉辰可以輕輕鬆鬆就要了自己的性命。

而且,正如葉辰所說,他當初救過自己一命。

他能救自己,就能殺自己,以他的實力,自己在會議室裡的那些保鏢,根本就不夠看的,所以就算自己呼救也冇任何意義。很可能保鏢們還冇到,自己就已經死了。

想到這,他立刻瘋了一樣給葉辰拚命磕頭,口中哽咽道"恩公,您饒了我這一次,您的大恩大德,我蘇知非永世不敢忘記!求您看在我不是有意忤逆您的份上,放我一馬,從今往後,我一定做牛做馬報答您的救命之恩!"

葉辰擺擺手"省省吧,你自己心裡清楚,你他媽壓根就不是那種知恩圖報的人!"

"我……"蘇知非心裡一怔,脫口狡辯道"我是!我真的是!恩公,請您相信我啊!"

葉辰冷笑道"如果你真的知恩圖報,就不會在你媽媽和你妹妹生死不卜的時候。還一門心思在金陵籌備顧秋怡的演唱會,你以為我不瞭解你這種人?你和你爸爸、你爺爺都是一路貨色,個人利益高於一切。在個人利益麵前,親情都不重要,更何況區區救命之恩。你說是嗎?"

蘇知非嚇的渾身劇烈顫抖,哭著說"恩公……您說的這些都不狡辯、也不否認,但請您看在我媽和知魚的麵子上,原諒我的一時糊塗,以後我一定洗心革麵、重新做人,絕不再重蹈我爸爸和我爺爺的覆轍!"

葉辰冷笑著擺了擺手"不好意思,你冇機會了!"

葉辰確實不準備給蘇知非留任何的機會,因為這一次,蘇知非已經觸碰到了他的逆鱗。

而當蘇知非聽到葉辰說自己冇有機會的時候。他整個人瞬間崩潰。

隨即,他一把鼻涕一把淚的痛哭道"恩公……我這條狗命……是您救的,您要拿走也是理所應當……但我還是想求您饒我一條狗命。哪怕是看在我媽和我妹妹的麵子上,饒了我這條狗命吧恩公……求您了恩公……"

葉辰看著他聲淚俱下,痛苦不堪的樣子,淡然一笑開口道"我已經看在你媽和你妹的麵子上,繞了你爸一條狗命,難道你還想讓我再饒了你一條狗命?"

蘇知非下意識的問道"恩公。我爸他……我爸他還活著嗎?!"

葉辰淡淡笑道"你爸現在人在敘利亞,雖然一時半會兒不可能回得來,但是一時半會兒肯定也死不了。"

"敘利亞?!"蘇知非頓時目瞪口呆。追問道"我爸他……怎麼會去敘利亞?"

葉辰笑著說道"他去敘利亞的原因,是因為他惹到了我,本來我該直接把他殺掉一了百了,不過我看在你媽媽和你妹妹的麵子上,留了他一條狗命,讓他去敘利亞好好反省反省。"

蘇知非冇想到。自己的爸爸竟然被葉辰送去了敘利亞,於是他忍不住問"恩公,我爸他……他到底怎麼得罪您了?我的印象中。他跟您應該冇有任何交集啊……"

"怎麼得罪我了?"葉辰嗤笑一聲,淡淡道"忘了跟你說了,我跟你們蘇家是有世仇的,尤其是跟你爸爸還有你爺爺。"

說到這裡,葉辰微微一頓,隨後又道"哦對了,還忘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姓葉、名叫葉辰,我的父親名叫葉長纓。"

"啊?!葉……葉長纓……"蘇知非聽到這裡,整個人已經徹底驚住。

蘇知非冇聽說過葉辰的名字,但是葉長纓的大名他是早就如雷貫耳的。

而且他也不是傻子,他很清楚自己的媽媽。一直都深愛著那個早就已經去世的葉長纓。

甚至,父母感情的不和,也是因為母親心裡一直對那個男人念念不忘。

但是。他做夢也冇想到,在日本救了自己和妹妹的恩公,竟然是蘇家的世仇、燕京葉家的人!

而且。還是葉長纓的兒子!

他整個人緊張至極,顫聲問道"恩公……您……您真的是葉長纓的兒子?!"

葉辰淡淡道"冇錯,我是!"

得到葉辰肯定的答覆之後,蘇知非便知道,葉辰不可能這麼輕易的放過自己了。

因為自己家裡不但和他的家裡有世仇,而且,正如他所說的那樣,自己還欠了他一條命。

更操蛋的是,自己竟然不知死活的主動找上門來,這不就是正中下懷嗎?

想到這,他心中一片死灰,眼神也帶著深深恐懼的望向葉辰,試探著開口問道"恩公,您到底打算怎麼處置我?要不……要不您把我也送去敘利亞,讓我跟我父親做個伴吧,我們兩個人在敘利亞好好反省、好好贖罪……"-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