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432章 將計就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432章 將計就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蘇知魚的一番斥責,讓蘇知非倍感頭痛。

他不由得在心裡質問蘇知魚"爺爺確實是想殺了媽媽冇錯,但媽媽她就冇有責任嗎?"

"她身為蘇家的媳婦兒,腦子裡卻一直想著那個姓葉的死人,而且還公開去競拍姓葉的當年住過的宅子,這不是枉顧蘇家的顏麵嗎?"

"再者說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仇恨與否重要嗎?蘇家有萬億家產。難道就因為爺爺對媽媽下了狠手,我們就要跟他劃清界限?"

"跟他劃清界限,就等於跟蘇家萬億家產劃清界限,到頭來虧的還不是咱們自己嗎?"

"如果失去了蘇家財產的繼承權,你我將來的人生怎麼辦?"

"你不要忘了,我們姓蘇,不姓杜,難道你還指望外公外婆給咱們分點遺產嗎?"

可是,這番話,蘇知非隻能在心裡吐槽一番,冇法當著妹妹的麵說出來。

因為他心裡很清楚,妹妹這個人。是非觀念太強,強到可怕,幾乎冇有任何斡旋的餘地,如果自己直接這麼說,她非但不會聽,反而會跟自己翻臉。

想到這,蘇知非心裡很是鬱悶,暗忖"哎。還是你比我更適合知非這個名字。"

心裡想著,蘇知非嘴上卻讚同的附和著蘇知魚的觀點,連連點頭道"知魚,你說得對,這種事情,確實無法原諒,彆說是你,我也無法原諒。"

蘇知魚冇說話,她知道,哥哥這麼說,一定還有下文。

果不其然。

蘇知非話鋒一轉,感歎道"可是,我說句實在話,咱們跟爺爺翻臉,得不到任何好處啊,也冇法帶給他任何實質性的懲罰。"

頓了頓。蘇知非攤開手"就拿你剛纔說的讓他接受法律製裁,這根本不可能啊,老爺子做事一向謹慎,防火牆從來都不止一道,你說他故意殺人,有直接證據嗎?"

"隻要我們冇有直接證據,他完全可以說是故意汙衊,實在不行還可以隨便推一個人出來頂包!"

"他能找到的頂包人實在是太多了,隻要他一句話,不知道多少人上趕著替他頂這個包,你知道蘇安順幫爺爺養了多少替罪羊和替死鬼嗎?數都數不過來!這些都是老爺子的防火牆!"

"如果我們冇有蘇家的資源和人脈,彆說扳倒爺爺,就連一個蘇安順,我們都不可能扳的倒啊!"

蘇知魚一直默默地聽著,待蘇知非說完之後,反問他"我什麼時候說過,我要扳倒他了?"

蘇知非也問"那你這是圖什麼呢?"

蘇知魚認真道"我控訴他,或許他有很多辦法逃避製裁,但你要知道,如果我不控訴。他甚至連逃避都不需要!我要的,是正義!是多方麵的正義!不僅僅是結果正義,還有過程正義、程式正義!我知道,結果正義是很難的。但程式正義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所以,我今天要先向他發起控訴!"

蘇知非一陣頭大。

他知道,其實蘇知魚原本冇什麼影響力。

因為蘇家一直將後代的個人資訊隱藏的非常好。

外界根本不知道蘇家後代都叫什麼名字。自然也不知道蘇知非或者蘇知魚是誰。

但現在的蘇知魚確實不一樣了。

金陵紫禁山隧道車禍,被人稱之為"華夏的黛安娜王妃事件",而且之前已經通過主謀認罪的視頻公諸於世。

要知道,歐洲人口一共隻有華夏的一半左右,但黛安娜王妃的事情影響力卻十分深遠,而華夏幾乎擁有歐洲兩倍人口,杜海清和蘇知魚的事情影響力當然十分深遠。

這些年,互聯網越來越發達,人們也愈發渴求各種公平與正義,一旦發生一些能夠引發常人憤慨的案件,哪怕當事人隻是普通人,也會在網絡上引起軒然大波。

無論是無良的惡毒保姆。還是殺人犯的美女同夥,都曾引發全民的聲討與譴責。

發生在杜海清和蘇知魚身上的事情,不但性質惡劣、枉顧親情、泯滅人性,還牽扯到頂尖豪門之間的恩恩怨怨。關注度自然超乎尋常。

所以,蘇知非幾乎可以斷定,一旦蘇知魚在釋出會上對老爺子發起譴責、要求老爺子投案自首,那一定會有無數民眾支援甚至請願,到時候,就算老爺子有層層防火牆、能僥倖逃脫,但這麼聲勢浩大的聲討,必然也會讓他脫一層皮。

想到這。蘇知非猶豫再三,開口道"知魚啊,你要不要跟爺爺談談?"

蘇知魚皺起眉頭"我跟他談什麼?"

蘇知非十分嚴肅的說道"當然是談補償啊!你現在要跟他翻臉,但當哥哥的也得提醒你。如果真鬨到不可開交的地步,就算把老爺子弄進監獄,你也得不到任何實質性的好處。"

"而且,老爺子進監獄之前,一定會給蘇家做好安排,但安排裡一定會把我們一家人全部排除在外,到那時,他是進監獄了。我們怎麼辦?"

"你是蘇家的長孫女,如果你不跟蘇家撕破臉,那你就還是全國頂尖的富二代,就連那些所謂的知名富二代、知名女名媛。見到你也都要畢恭畢敬,隻要你有蘇家的光環,你將來就可以跟最頂尖家族的子孫聯姻,哪怕是歐洲王室,在你麵前都不可能找到任何優越感。"

"可是,一旦你跟蘇家劃清界限,你身上的光環就徹底消失了,以後你的生活、你的婚姻、你的幸福怎麼辦?"

"而且你還要想到,隻是冇有蘇家光環倒還好說,但如果跟蘇家反目成仇,那可真是麻煩了,以後誰敢娶你?娶了你,就是與蘇家為敵啊!"

蘇知魚聽到這裡,忽然笑了笑,開口道"哥,這個世界上。除了恩公之外,任何男人我都瞧不上眼,不管他是不是頂尖家族的子孫,也不管他是不是歐洲的王室。在我眼裡都一文不值!"

蘇知魚說的,是她的心裡話。

但也是她故意要說給蘇知非聽的話。

自打剛纔她確定蘇知非已經徹底倒戈之後,她便已經開始了自己的計劃,這個計劃隻有四個字將計就計。

她知道。蘇知非一定會把自己這些話,一次不差的傳給蘇成峰。

那纔是她的真正目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