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292章 大好機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292章 大好機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92章大好機會!

自打出事到現在,吳奇已經很長時間冇有出過家門、見過外人了。

原本他也一直非常排斥外出,恨不得一輩子都不邁出家門,但聽說今天有高人,或許能治好自己的難言之隱,他心裡一下又燃起了希望。

進了彆墅,蘇安順便帶著兄弟二人來到了會客廳。

吳東海急忙向眾人介紹:“蘇老爺子、麥天師,這位便是我的小兒子吳奇,旁邊是我的大兒子吳鑫!”

蘇家父子都饒有興致的打量起吳奇。

因為吳奇確實人如其名,是個奇人,因為當初在短視頻平台爆火,知名度不亞於任何一位明星。

吳奇被蘇家父子這麼盯著,感覺渾身上下都透著一種不自在,不自覺的低下了頭。

吳東海這時急忙對麥承興說道:“麥天師,還請您給我的小兒子看看,看看他到底是怎麼了。”

麥承興走到吳奇麵前,伸手在她的額頭上以及頭頂後腦處,仔細摸了片刻,然後又抓起那幾枚銅錢,嘴裡唸唸有詞的,低聲呢喃了幾句,隨後便將銅錢丟在地上,目不轉睛的盯著每一枚銅錢的位置。

片刻之後,他開口道:“吳先生,令郎的問題,應該不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一旁的蘇成峰急忙問道:“問題不是出在他自己身上,那也就是說,是出在彆人身上了?”

“對。”麥承興點點頭,認真道:“我懷疑令郎應該是被人做了潛意識層麵的催眠或者暗示。”

吳東海對這個結論一點也不驚訝,因為他知道,兒子之所以會變成這樣,就是因為葉辰。

連八大天王都根本不是葉辰的對手,又何況自己這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兒子。

於是,他急忙問:“麥天師,既然你能看出犬子的問題根源所在,不知道有冇有辦法治好他?”

麥承興想了想,道:“剛好我對催眠暗示也有些研究,可以為令郎試上一試,不過究竟能否治好他,我不能給你打包票。”

吳東海忙道:“這是自然!隻要您願意嘗試,在下便感激不儘了!”

說完,他見吳奇頭站在原地一言不發,急忙開口嗬斥道:“還不快點,謝謝麥天師!”

吳奇趕緊連連鞠躬,緊張的說:“謝謝謝謝麥天師”

麥承興微微點頭,從口袋裡掏出一條紅繩,又取了一枚古錢幣,用紅繩穿了起來。

緊接著,他將體內的內勁,彙入指尖,在吳奇的額頭上用力的猛點了一下。

這一下力道比較大,所以吳奇頓時感覺到整個人有些眩暈。

隨後,麥承興將拴了繩的古錢,放在吳奇的麵前,不停的緩慢晃動,同時說道:“看著這枚銅錢,從現在開始,我問什麼,你答什麼,絕對不能騙我,知道了嗎?”

吳奇連連點頭:“我知道了”

麥承興又問他:“那你現在告訴我,對方到底給了你什麼樣的催眠和暗示?”

吳奇支支吾吾的說:“他他讓我每隔一小時必須必須必須吃一次”

最後那個字還冇說出來,麥承興便立刻開口道:“行了,後麵那個字你不用說了!”

說完,他又說道:“吳奇,現在開始,無論彆人讓你做過什麼,給過你什麼樣的暗示,你都要徹徹底底的把它忘了,聽明白了嗎?”

吳奇懵懵懂懂的點了點頭,結巴的說道:“我我明白了”

麥承興嗯了一聲,沉聲問道:“那你現在還記得對方給了你什麼暗示嗎?”

吳奇麵無表情的點頭說道:“記得,他讓我每隔一小時”

麥承興急忙脫口道:“彆說了!你再仔細盯緊我手裡的銅錢,從現在開始,把所有人給你的命令全部忘掉,聽明白了嗎?!”

吳奇繼續點頭:“聽明白了”

麥承興擦了擦汗,有些不太確定的問道:“那你現在還記得對方給你的任何暗示嗎?”

吳奇不假思索的說:“記得,他讓我”

麥承興表情十分難看,大聲嗬斥道:“你你你你快住口!”

吳奇嚇了一跳,立刻從催眠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立刻閉上了嘴。

吳東海在一旁看的雲裡霧裡,緊張的問:“麥天師,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麥承興搖了搖頭,麵色驚駭的說道:“給你兒子做催眠暗示的人,能耐似乎遠大於我他施加的催眠暗示,我根本抹不掉,甚至無法撼動分毫”

“什麼?!”吳東海驚的說不出話來。

他不敢相信,一個九十多歲的風水玄學大師,在葉辰的伎倆麵前,竟然會無計可施!

更不敢相信的是,麥承興竟然會主動承認,葉辰的能耐要遠大於他!

一旁的蘇成峰更是驚駭,他脫口說道:“麥叔,您剛纔說的是什麼意思?放眼整個國內,也絕對不可能有任何一位玄學大師比得過您啊!”

麥承興臉上多少也有些掛不住,剛纔卜卦,卦象中有神龍降世,就已經讓他羨慕嫉妒恨了,冇想到現在又有一個在專業技能上高過自己一籌的神秘高手,這更是讓他感覺備受打擊。

於是,他悻悻的說:“這個隻能說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

蘇成峰心中大駭!

本來他就推斷,在金陵,一定有一個實力極強的高手在跟自己作對。

現在麥承興又說,把吳奇搞成這副鬼樣子的,是一個風水玄學實力比他更強的人存在,而吳奇恰好又是在金陵出的事,也就意味著那個風水玄學高手也在金陵?!

這兩者,萬一要是同一個人,對自己豈不是更加棘手?!

於是,他急忙追問吳東海:“吳總,你兒子當初在金陵,到底得罪了什麼人?!”

“這個”吳東海雖然知道,兒子當初得罪的就是葉辰,但是眼下他是一萬個不敢說。

想來想去,他隻能支支吾吾的解釋道:“蘇老先生,不瞞您說,我這個兒子看起來人畜無害,其實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他媽的,我送他去上學,他倒好,去了學校之後,好的不學學壞的,偏偏要對女同學搞什麼PUA,以至於幾個女孩因為他受了不小的傷害”

“所以我一直懷疑,他就是因為這個得罪了某個大人物,或者是讓某個大人物看不順眼了,所以才落得如此下場。”

蘇成峰急忙追問:“莫非那個高手就藏身在金陵的大學裡?”

吳東海尷尬的說:“這個我也不知道”

麥承興在原地來回踱步,口中低聲唸叨著:“金陵金陵我還真是想不通,金陵這一畝三分地,怎麼會有實力這麼強的人?究竟是這地方人傑地靈,還是有什麼天材地寶”

麥承興那個一直冇怎麼說話的曾孫麥克,這時候開口道:“太爺爺,您不是一直希望有生之年能再有突破嗎?我覺得,這絕對是個大好機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