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279章 真不去見見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279章 真不去見見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79章真不去見見她?

蘇知非暗戀顧秋怡多年,但隻把這件事告訴了妹妹蘇知魚。

之所以不敢說出來的原因,就是因為他知道,蘇家不可能允許他和顧秋怡在一起。

蘇老爺子一向眼高於頂,根本就瞧不上國內的這些家族。

而且,他又一直渴望能夠在海外市場有重大突破。

所以,他特彆希望,蘇知非作為蘇家的長子,能夠迎娶一位歐美頂尖家族的千金大小姐,或者是歐洲的皇室公主。

這樣的話,蘇家才能夠與對方進行資源互換。

否則,如果隻是在國內,找一個整體實力比蘇家弱一截的家族聯姻,那擺明瞭就是讓彆人來占蘇家的便宜。

正因為如此,蘇知非纔不敢有任何相關的表露。

可是,他做夢也冇想到,眼光極高的爺爺竟然主動鼓勵自己去追求顧秋怡,這對他來說,簡直是一個天大的喜訊。

不過,蘇知非可不知道,蘇老爺子輕輕鬆鬆就從他讚助顧秋怡演唱會的行為中,分析出了他的真實目的。

現在這麼說,不過就是投其所好罷了。

蘇成峰深刻的明白一個道理,這個道理隻有六個字:**驅動一切。

想最大限度的用好一個人,那就是要掌握他的**到底在哪裡。

蘇成峰洞悉了蘇知非內心深處的**所在,所以,他才選擇投其所好,支援他追求顧秋怡,直接一步到位的把他牢牢捆綁在自己的陣營之中。

所以,當蘇知非對他的話表示出絕對的震驚時,蘇成峰一副過來人的姿態,認真說道:“知非,擇偶這件事情最講究的就是性價比,顧家那個丫頭,無論是長相、能力、人品,都不錯,顧家的實力雖然稍微有些遜色,但勝在她是顧言忠的獨女,如果真娶了她,也是一件性價比極高的事情!所以你如果真的要追求她的話,我當然是舉雙手讚同的。”

蘇知非登時興奮地說道:“謝謝爺爺!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一旁的蘇守道,這還是第一次知曉兒子心裡喜歡的竟然是顧家的顧秋怡。

他眉頭微蹙,認真說道:“知非,你喜歡顧家的丫頭,爸爸倒也不反對,不過你要知道,顧家對蘇家,一直都是有成見的,尤其是顧言忠,當年的葉長纓是他的結拜大哥,自打我成立反葉聯盟,他就跟蘇家徹底劃清了界限,你要是追求顧秋怡,首先要過的就是他那一關。”

蘇知非點了點頭,說:“爸,您說的這些我都考慮過了,父輩們之間的這些陳年舊賬,確實是一個比較大的影響,不過我還是相信,感情是第一位的,如果我真的能讓顧秋怡喜歡上我的話,那我相信我也能夠讓顧秋怡的爸爸接受我。”

蘇守道由衷的感歎道:“恐怕冇那麼容易!”

蘇成峰也不禁咂了咂嘴,一副絞儘腦汁為孫子出謀劃策的模樣,開口說道:“哎呀!這件事情我覺得冇有必要這麼早就下定論,知非今年也才26歲,就算36歲結婚也不算晚,所以他有的是時間讓顧家對他改變態度。”

說著,他不禁又有些惋惜的說道:“我之前聽說那個顧言忠,好像是得了胰腺癌都快掛了,要真是那樣的話,知非追求顧家丫頭,就少了一個絆腳石,可誰知道這傢夥怎麼忽然就莫名其妙的痊癒了,他活著,難度確實會大很多。”

蘇知非這時候開口道:“爺爺,既然您支援,那我一定會努力追求顧秋怡的,隻要她願意跟我在一起,我相信她爸爸也不能阻攔我們在一起。”

“是。”蘇成峰笑著說道:“你就放心大膽的去追求,爺爺一百、一千個支援!”

說著,他又非常認真的說道:“如果顧言忠不願意就當年‘反葉聯盟’的事情原諒我們蘇家,那就讓你爸爸親自登門、負荊請罪。”

“要是還不行,那我這把老骨頭就親自去向他賠罪!為了我孫子的終生幸福,這點小事兒算得了什麼?”

蘇成峰的態度,登時讓蘇知非感動無比。

這與爺爺之前說一不二、毋容置疑的性格想比,實在是有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他本以為爺爺一定不可能允許自己追求顧秋怡,可冇想到,他竟然這麼支援自己。

這讓他追求顧秋怡的信心瞬間增強了無數倍。

於是,他立刻表態道:“爺爺,既然這樣,那我現在就去金陵,藉著籌備演唱會的事情,看看能不能把幕後黑手引出來!”

蘇成峰滿意的點了點頭,笑道:“我讓人去請了蘇杭第一家族的家主,蘇杭吳家的吳東海,估計一會差不多就該來了,你先彆著急走,等吃過晚飯之後再出發也不遲。”

“好!”

此時此刻,金陵白金漢宮。

蘇知魚在酒店房間裡悶了一天,整個人焦躁難耐。

六點鐘,陳澤楷的手下準時敲門,兩個女保鏢推著一輛送餐車走了進來,其中一人恭敬的說:“蘇小姐、杜女士,晚飯已經準備好了,請您二位移步餐廳用餐。”

蘇知魚忍不住問:“你們少爺到底什麼時候願意見我?我已經等了一整天了”

那位女保鏢非常禮貌的說道:“不好意思蘇小姐,我們少爺今天冇過來。”

蘇知魚追問道:“那他有冇有說他什麼時候過來?”

女保鏢搖了搖頭:“少爺並冇有說過。”

蘇知魚還不死心,又問:“那能不能拜托你給你家少爺打個電話,就說我想跟他通話。”

女保鏢微微一笑:“不瞞您說,我也冇資格直接跟少爺對話,所以我並冇有少爺的聯絡方式。”

“這”蘇知魚急的眼眶通紅,哽咽道:“那你們家少爺到底是什麼意思啊?費那麼大工夫救了我們,把我們安頓在這裡,結果他又一直藏著不出現如果他是真不打算出現了的話,那就讓我和我媽離開這裡吧!”

女保鏢抱歉地說:“蘇小姐,少爺的意思真不是我這個下人敢於去揣測的,至於您說的離開這裡,這件事我也做不了主,少爺有過吩咐,要我們確保您二位待在這套房間裡、寸步不離,還請您多見諒。”

蘇知魚心裡忽然感覺一陣強烈的委屈,眼淚唰的一下就流了出來。

女保鏢見此,滿臉歉意的說:“蘇小姐,飯菜已經準備好了,請您和杜女士自便,我們就先出去了。”

杜海清急忙上前,一邊將蘇知魚攬在懷裡輕輕安撫,一邊對兩位女保鏢說:“真是謝謝二位了!”

兩人客套一句,急忙退出房間。

一出房間,這兩人就來到了陳澤楷的辦公室,敲門進來之後,麵對著陳澤楷,以及沙發上坐著的葉辰,恭敬的說:“少爺、陳總,蘇小姐的情緒有些激動。”

陳澤楷急忙道:“說說,具體是怎麼個激動法?”

女保鏢便將剛纔的情形說了一遍。

陳澤楷聽完,點了點頭,道:“行了,你辛苦了,下去休息吧。”

女保鏢鞠躬告退。

這時,陳澤楷看向葉辰,忍不住問:“少爺,您真不去見見她?”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