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257章 你管這叫講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257章 你管這叫講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257章你管這叫講究?

史蒂夫自然不敢有任何怠慢,隻能趕緊將這鮮花緊緊的抱在懷中。

洪五這個時候指著狗籠子的入口,對史蒂夫說道:“接下來有請史蒂夫先生,為他的狗兒子沃爾特送上鮮花!大家鼓掌!”

他的一眾小弟立刻熱情的鼓起掌來。

史蒂夫表情難看至極,可是又不敢說出半個不滿的字眼。

洪五見他還磨磨唧唧的,不邁步子,便忍不住罵道:“你磨蹭什麼呢?是不是想讓我,在你兒子病床旁邊再給你加個病床?”

史蒂夫嚇得一哆嗦,這才慌忙抱著鮮花,艱難的邁步走進鐵籠的入口。

渾身上下隻穿了一條褲衩的史蒂夫,此時此刻早已經凍得像個冰棍,所以他走起路來,就像是一隻行動不便的喪屍。

待他邁步走上紅毯、步履蹣跚的來到沃爾特病床前的時候,洪五立刻走上前去,開口說道:“接下來,請史蒂夫先生給他的狗兒子沃爾特獻花!”

說完,他又交代史蒂夫:“待會兒獻花的時候不要著急鬆手,你們兩個人要同時捧著鮮花,麵向我們那邊拿著相機的兄弟,讓他們給你們倆拍張照片,這麼有儀式感的一幕,怎麼能不記錄下來呢?”

史蒂夫想死的心都有了,兒子現在這個樣子躺在床上,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可是眼下卻隻能在洪五的要求下,陪著他玩這種侮辱性極強的遊戲

沃爾特此時內心深處更是痛苦的一塌糊塗。

要是早知道事情會發展成今天這個鬼樣子,打死他,他也不敢對王冬雪有任何非分之想。

可是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

史蒂夫冇有辦法,隻能將鮮花遞到兒子手中,同時自己的手還依舊捧著鮮花的另一側。

父子兩人一起看向鏡頭。

幾個小弟拿著手拉的禮花,劈裡啪啦的不斷拉響,彩色的亮片紛紛落下,落了父子二人滿頭、滿身。

這時候,閃光燈哢嚓一聲,一張充滿黑色幽默的照片便被拍攝了下來。

洪五這時候高聲說道:“史蒂夫先生與他兒子重逢的歡迎儀式,到這裡就要告一段落了,大家鼓掌!”

一眾小弟紛紛鼓起掌來,洪五這才笑著問葉辰:“葉大師,您還滿意嗎?”

葉辰點了點頭,笑道:“搞的不錯,有點意思。”

洪五趕緊抱了抱拳,恭敬的說道:“感謝大師誇獎。要是還有下回,我一定辦得更加隆重!”

葉辰又看向一旁嚇傻了的蘇守德,開口問道:“蘇先生,你看咱這個待客之道,是不是還挺講究的?”

蘇守德嚇得臉色蒼白,心中哀嚎道:“這他媽叫講究?你他媽管這叫講究?你這就是個魔鬼啊!”

可是,他不敢這麼說,隻能順著葉辰的意思,連連點頭道:“講究講究葉公子做事,真的是太講究了!”

葉辰嗯了一聲,說道:“改天你兒子要是犯在我手裡,我肯定也給你們爺倆來上這麼一出儀式,到時候肯定弄的比這還要隆重。”

蘇守德驚恐萬分的說:“葉葉公子,我兒子他是個老實孩子”

葉辰冷聲道:“就衝你這個壞到淌屎的爹,你兒子也好不到哪去!”

蘇守德登時一臉慚愧,不敢再多說話。

葉辰冇理他,看向史蒂夫,開口道:“史蒂夫,你知不知道,我為什麼把你兒子抓到這裡來?”

史蒂夫紅著眼,搖了搖頭。

葉辰看著沃爾特,冷冷道:“來,沃爾特,給你爸爸介紹一下,你的光輝曆史。”

“我”沃爾特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

葉辰冷聲道:“快點說!”

沃爾特見葉晨動了怒,頓時嚇得一哆嗦,急忙道:“我說,我這就說”

旋即,他看向史蒂夫,哽咽道:“爸,都是我的錯、是我咎由自取”

說著,他便將自己如何覬覦王冬雪的美色,同時又窺視帝豪集團在金陵產業,為了達到一箭雙鵰的目的,給王冬雪父親下毒的全過程。

史蒂夫聽完這些,整個人已經近乎崩潰。

他這一刻才知道,原來自己那個表麵上看上去乖巧懂事、潛力無限的兒子骨子裡竟然是一個徹頭徹尾的人渣敗類。

正因為自己這個兒子禽獸不如的行徑,把他本人的前途葬送了,還順帶著毀掉了自己。

他內心中充滿憤恨,一個巴掌抽在沃爾特的臉上,怒吼道:“你這個混蛋!你不僅毀了你自己,還毀了我!”

沃爾特哭著說道:“爸對不起我我也不想事情發展成今天這樣”

說著,他看向葉辰,哽咽道:“葉先生,冤有頭,債有主。我自己做的事情自己承擔,求你讓我爸爸離開這裡、回美國吧。”

葉辰不禁笑出聲來:“沃爾特,你還真當我是三歲小孩?我現在放你爸回去,萬一他回去搬救兵再來救你,那豈不是給我自己添麻煩嗎?”

說罷,葉辰又道:“再說了,我之前就告訴過你,既然你能把王冬雪的爸爸拖下水,那我就能有樣學樣,把你的爸爸也拖下水,從現在開始,你爸爸也要在這裡呆夠十年,就當是照顧你的同時,也替你一起贖罪了!”

沃爾特淚流滿麵的看著史蒂夫,哭著說道:“爸,我對不起你”

史蒂夫也同樣以淚洗麵。

他是真的冇想到來一趟華夏,竟然就徹底葬送了自己的前途,甚至是人生自由。

葉辰這時候指著隔壁的空籠子,對蘇守德說道:“蘇先生,這裡就是你以後居住的單間了,如果你覺得孤單,隔壁這對父子還能跟你做個伴兒,過段時間,我找個機會把你爸也帶過來,你們兩對父子就能湊一桌麻將了。”

蘇守德一聽這話,心裡一陣發寒。

“葉辰逼著我錄了那麼多視頻,這要真是曝光出去,老爺子肯定恨死我了,萬一他真把老爺子也弄過來,這父子二人籠中相見,真是要多尷尬有多尷尬”

“而且,葉辰要是真把老爺子弄進來了,那豈不是成全了我大哥?!”

“到時候我們爺倆在這裡住狗籠子,他在外麵繼承蘇家家主之位,那他豈不是翻身農奴把歌唱、成了最後的大贏家?!”

想到這些,蘇守德心裡要多難受有多難受。

本來還覺得把大哥蘇守道逼走,自己就能成為家主繼承人。

眼看大功告成,冇想到來一趟金陵這種小地方,竟然讓自己落得如此下場

就在他整個人痛苦萬分的時候,葉辰忽然想起一件事,開口問道:“哎對了蘇先生,咱倆在酒店房間剛見麵的時候,你跟誰發語音說要打人家的屁屁?”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