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200章 你最喜歡的東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200章 你最喜歡的東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媽媽的感慨,王冬雪內心深處也十分惆悵。

在她的心裡,對葉辰又何嘗不是充滿好感。

但可惜的是,她知道自己幾乎冇有什麼機會。

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在帝豪集團工作、將帝豪集團帶到一個更高的高度,以此來回報葉辰對自己的恩情。同時也以此來安放自己內心深處對葉辰的感情。

孫玉芳見女兒沉默不語,心裡當然也是十分心疼的,她輕輕拉著王冬雪的手,認真說道:&ot;好閨女,媽以前總是催你早點結婚,但是現在,媽心裡明白了,有些事情是很難將就的,所以你以後就踏踏實實的按你自己的想法去工作、去生活。媽不會再對你的生活和工作指手畫腳了。&ot;

一旁的王誠遠也不由感歎道:&ot;冬雪,你媽說的對!以前我們都是從我們思考問題的角度,去看待你自己的問題,這種想法確實對你缺乏尊重,以後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做主。爸媽絕對不會再插手……&ot;

王冬雪聽到這話,心中感激不已。

兒女與父母之間,很多時候總是缺乏代溝,並且存在著各種各樣的誤會。

但其實這種代溝與誤會,之所以會產生,並不是因為物質,也不是不是金錢,而是因為缺乏理解。

父母對兒女缺乏理解,兒女對父母也是一樣。

就好像現在的父母,他們大都希望孩子能夠考上一所好的大學,找到一份又體麵又賺錢的工作,然後去一個儘可能大的城市紮根定居、一輩子過得順風順水。

可是他們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到底想要什麼。

或許他們的孩子並不想考上優秀的大學,他們隻是希望能夠追尋自己的愛好;

或許他們並不想在大城市裡賺很多很多的錢,他們隻是希望能夠他的理想走遍世界各地。

或許他們並不希望這輩子過於順利,以至於順利得有些平淡。

或許他們就是希望能夠在僅有一次的人生之中,感受到一些人生中的波瀾壯闊。

這就好像,很多時候,父母會為自己的孩子物色一個整體條件非常不錯的對象,在他們眼裡看來,孩子能和這樣的對象結婚,一輩子絕對穩穩噹噹、無憂無慮。

可是,孩子卻根本不像他們想的那樣,追求穩當、追求無憂無慮,他們追求的,就是一場轟轟烈烈、刻骨銘心的愛情。

這也是為什麼,古今中外所有關於愛情的偉大著作。幾乎都擁有一個為了愛情反抗父母、最終無奈選擇殉情的悲劇內核。

西方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就是這樣的故事,而華夏的梁山伯與祝英台。也同樣如此。

所以父母與孩子之間的這種不理解,並非是現代社會才獨有的一種現象,而是幾乎貫穿了整個人類的發展史。

王冬雪一直覺得父母不夠理解自己。他們不理解自己的事業心,也不理解自己對於感情的寧缺毋濫。

他們覺得,自己冇有必要為了工作而去拚儘全力、甚至耽誤了自己的私生活。

他們還覺得自己應該儘快找一個各方麪條件都說得過去的男朋友,儘快結婚生子,讓生活穩定下來。

曾幾何時,王冬雪因為家裡的催婚而感到焦頭爛額。

那時候,她最大的心願,就是父母有一天能夠理解自己。

冇想到,此時此刻。這個心願竟然實現了!

想到這,王冬雪竟感動的眼眶通紅,鼻子一酸。幾乎就要流出淚來。

為了不讓父母看到自己哭鼻子,王冬雪急忙對兩人說道:&ot;爸、媽,你們倆等我一會兒,我現在就去辦出院手續,咱們回家!&ot;

……

就在王冬雪給父親王誠遠辦理出院手續的時候,陳澤楷和洪五。已經將王冬雪那個美國同學、美國霍格維茨家族的長子沃爾特霍格維茨,以及沃爾特的所有手下,儘數抓到了洪五的養狗場內。

洪五這個養狗場。平日裡不光要為他飼養用來比賽的鬥犬,還要替他處理很多灰色的事情,所以從建設的時候起,就用了很大的心思。

首先,洪五的養狗場建在比較偏遠的郊區,這裡本來就地廣人稀。而洪五為了進一步的杜絕後患,還專門註冊了一家農業科技公司,襄陽工廠周圍的耕地全都租了下來。

洪五租這些耕地就是為了掩人耳目。所以為了不讓人懷疑,他還專門從他的馬仔裡,選了一幫種過地的,專門耕種養狗場周邊的這一大塊耕地。

如此一來,養狗場就更加的安全,而且還不會引起彆人的關注。

不僅僅是外圍,非常注重安全,養狗場的內部,安防設備做的更加完備。

養狗場的圍牆看起來並不算高,從外麵看,也冇有講什麼高壓電網、鐵蒺藜,一看就不像是個很重要的地方。

但是。圍牆的內側,卻九十度橫著一道足有一米寬的高壓電網。

對被關在這裡麵的人來說,高壓電網就正在自己的頭頂。根本就不可能爬得上去,所以就更無從逃脫。

養狗場的內部,有一個碩大的聯排犬舍。這些犬舍全部是采用鋼筋焊接的鐵籠子,籠子僅有一道非常非常堅固的鐵柵欄門。

這每一道鐵柵欄門的門鎖,都不是普通的機械鎖,而是機械鎖與指紋鎖、遠程電磁鎖這三把鎖一起構成的三道堅固防線。

所以,無論是殺傷力極強的鬥犬,還是個人實力非常強悍的武道高手,真要是被關進這裡麵,基本上不可能有逃走的機會!

沃爾特的那幫手下,一股腦全被所在了其中一個鐵籠子裡,而沃爾特則享受到了十分與眾不同的待遇,可以獨享一個鐵籠子。

而這個鐵籠子的外麵,連接了一套透析專用的設備,由於是鐵籠子的緣故,所以各種管線可以輕鬆穿過,不妨礙沃爾特在籠子裡接受透析。

此時的沃爾特,被洪五的手下如拖死狗一般,拖進了鐵籠子,口中還在絕望的大叫:&ot;你們不能這麼對我,我是霍格維茨家族的長子、是羅斯柴爾德家族的親戚!&ot;

他身邊的一名黑衣男子冷哼一聲,罵道:&ot;什麼狗屁維茨柴爾德家族,到了華夏,什麼國外家族都得老老實實的盤著!真以為華夏是你們的後花園、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ot;

說罷,他一把抓住沃爾特的衣領,用力掰開沃爾特的嘴,直接往他嘴裡倒了一瓶液體,然後不顧沃爾特的奮力掙紮,直接捂住他的嘴,等他把所有的藥液吞下去,這才鬆開手。

沃爾特咳嗽幾聲,驚駭的質問:&ot;你……你到底給我喝了什麼?!&ot;

陳澤楷站在籠子外麵,冷笑道:&ot;你不是最喜歡偷偷給彆人用二氯化汞下毒嗎?你最喜歡的東西,你怎麼還嘗不出它的味道呢?&ot;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