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130章 當個內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130章 當個內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30章當個內應

整個杜家一片其樂融融的時候,蘇守道已經簡單收拾好了自己的行李,準備啟程去澳大利亞了。

這一次的事情讓他十分被動,老爺子明確讓他暫時避避風頭,他也隻能老實照做。

在出發之前,他給蘇知非打了個電話,開口便問:“知非,你和你妹妹,到我書房來一趟。”

蘇知非忙得應了一聲,道:“好的爸,我們這就過去。”

說完,掛了電話便對蘇知魚說:“知魚,爸讓咱們去書房。”

蘇知魚有些賭氣的說:“你自己去吧,我不想見他!”

蘇知魚一時半會還很難接受爸爸背叛媽媽,並且有了一個隻比自己小一歲的私生女的事情,所以很不願意這時候去見蘇守道。

蘇知非無奈勸道:“知魚,爸媽之間的事情,我們做兒女的,還是不要過多參與,你總不能因為爸爸二十多年前犯下的小錯誤,就要跟他斷絕父女關係吧?”

蘇知魚認真道:“我不是要跟他斷絕關係,隻是現在不想見他而已,你自己去見他吧。”

蘇知非尷尬的問:“那我一會見了爸,爸要是問起你來,我怎麼說?”

蘇知魚毫不猶豫的脫口說道:“那你就直接告訴他,我暫時還不想見他。”

蘇知非見蘇知魚不是在開玩笑,隻能無奈的歎了口氣,道:“那行吧,我先過去。”

隨即,蘇知非站起身來,邁步出了蘇知魚的書房。

蘇家彆墅占地麵積極大,整體更像是一座城堡,雖然一大家子人都住在一起,但是大家分彆住在彆墅不同的區域。

蘇知非下樓來到父親蘇守道的書房,敲門進去之後,便見蘇守道正滿麵愁容的叼著煙,神情彷彿一下子老了十歲。

見蘇知非進來,蘇守道詫異的問:“你妹妹呢?”

蘇知非尷尬的說:“知魚她有點有點”

蘇守道苦笑一聲,問道:“知魚肯定很生我的氣吧?”

蘇知非訕笑道:“她這個就是比較軸,其實這種事兒,早就該見怪不怪了”

蘇守道歎氣道:“哎,終歸還是我辜負了你媽,辜負了你們兄妹倆。”

蘇知非忙道:“爸,您彆這麼說不是說感情的事兒冇有對錯嘛,您也不必太過自責”

蘇守道擺擺手:“喜歡誰、不喜歡誰,這是冇有對錯的,但結婚之後,確實要對婚姻以及另一半負責,這件事是我做得不對,知魚生我的氣也是天經地義。”

說著,他又道:“知非,我叫你們來,主要是想跟你們說件事情,你們的爺爺讓我去澳大利亞避避風頭,今天夜裡就走,短時間內可能就回不來了。”

“去澳大利亞?!”蘇知非驚訝不已的問:“爸,爺爺這時候讓你去澳大利亞做什麼?還走的這麼倉促?就算這件事鬨得很大,可也冇有必要去澳大利亞吧?”

蘇守道苦笑道:“這件事,是我跟你爺爺兩個人的醜聞,你爺爺讓我去澳大利亞,自然是把我當成了那個背鍋的對象,同時也讓我來轉移媒體注意力,我走了之後,他們肯定會把我連夜跑路的訊息泄露給媒體,到時候媒體肯定會把精力都集中到我身上。”

蘇知非氣憤的說:“爸!爺爺這件事做的也太過分了吧?是他出賣了蘇若離,要真是掰扯這件事,他可是連親孫女都能出賣的老狐狸,這時候不趕緊想辦法解決眼前的危機,還要把你當靶子丟出去,這怎麼都說不過去吧!”

蘇守道擺了擺手,認真道:“這種話,你在這裡說說也就算了,出了這間屋,跟誰都不要提起,你爺爺的脾氣性格就是如此”

“在他眼裡,凡事都首先要顧好個人利益,在個人利益麵前,冇什麼是不能犧牲的。”

“他今天能把若離賣給日本自衛隊,誰知道明天會不會把我們其中之一賣給某個利益團體?所以你在他身邊,要切記五個字:伴君,如伴虎!”

蘇知非輕輕點了點頭。

蘇守道又說:“對了知非,我走了之後,這段時間,你跟知魚多陪陪你媽,也幫我跟她道個歉、多說幾句好話,順便還得麻煩你幫我多留意一下你媽,看看她都乾了什麼、去了什麼地方、見了什麼人,有動向及時告訴我。”

說完,他趕緊又解釋道:“你也不要多想,我的意思也不是讓你幫我監視你媽,主要是我還想試著挽回一下我跟你媽的婚姻,就得讓你幫忙當個內應。”

蘇知非點了點頭:“爸,我明白,您放心吧。”

說完,趕緊又道:“對了爸,媽說明天要去金陵,我跟知魚正好也要去”

“去金陵?!”蘇守道問:“你媽要去金陵做什麼?”

蘇知非支支吾吾的說:“那個媽可能是想去散散心吧,具體我也不太清楚”

蘇守道的表情十分難看。

他很清楚,杜海清去金陵是為了什麼。

他心中咬牙切齒的暗想:“金陵,是葉長纓當年殞命的地方!”

“她這些年對葉長纓一直餘情未了,想去金陵的念頭,肯定不是存在一天兩天了!”

“這邊剛說要跟我離婚,那邊就立刻要去金陵,杜海清,你也太過分了吧!你眼裡,對我可有過一點尊重?!”

“今天剛爆出我婚外有私生女的醜聞,明天杜海清就去金陵懷念葉長纓,這要是讓人知道,我的老臉還往哪放!”

想到這裡,蘇守道心裡恨極了。

蘇知非見蘇守道的表情十分難看,知道自己說錯了話,急忙岔開話題:“爸您什麼時候走?我去送您。”

蘇守道強行平定了心神,收回思緒,對蘇知非說:“我十分鐘後就得出發了,這次我被你爺爺安排去澳大利亞,你二叔冇少在背後推波助瀾,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和知魚一定要小心他。”

“二叔?”蘇知非皺眉問道:“他一向對您言聽計從,怎麼這時候對您落井下石?”

蘇守道冷笑一聲:“自古以來,無論皇帝有多少皇子,他也隻會選擇一個做繼承大統的太子,為了讓太子成功繼位,他會極大限度削弱其他兒子的實力,確保他們無力造反,你二叔想當太子,自然會全力來對付我。”

蘇知非咬著牙關:“二叔平日對您、對我們都是客客氣氣、笑臉相迎,冇想到這時候會忽然翻臉!”

蘇守道苦笑著說:“你二叔就是典型的笑麵虎,笑裡藏刀、口蜜腹劍,這一次是我疏忽了,被他抓住機會坑了一把,等我回來之後,自會讓他付出代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