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126章 感情冇有對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126章 感情冇有對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26章感情冇有對錯

聽到老爺子的安排,蘇守道差點一口老血從口中噴出來!

“明明是老爺子瞎他媽搞、搞出了一大堆事,結果我卻要去澳洲避風頭?這他媽叫什麼事啊?”

想到這,他急忙開口道:“爸,您讓我暫時不出現在公眾視野裡,我完全接受,但是冇必要讓我去澳洲吧?集團還有一大堆事兒,海清那邊我還得想辦法斡旋挽回呢!”

蘇老爺子冷聲道:“你留在這,狗仔隊就會一直盯著你的一舉一動,而且你不要忘了,現在不知道有多少家族等著趁機喝我們的血、吃我們的肉,你就是他們的突破點!”

“所以,依我看,你還是去澳洲避一避,咱們在昆士蘭不是有一棟海邊彆墅嗎?你到那邊好好放鬆放鬆,這邊的事情,我會幫你梳理好的。”

蘇守道幾乎快崩潰了。

他心中憤恨的暗忖:“這時候讓我去澳洲,這不是擺明瞭讓我當移動靶子、吸引火力的嗎?我要是不走還好說,在外界對這件事情的認知裡,還是老爺子出賣孫女,我要是跑了,那還不知道這幫人怎麼往我身上編排呢!”

“而且,我現在是集團常務副董事長,是集團標準的二把手,我要是走了,我的工作誰來接?難道是蘇守德來接?要是蘇守德這混賬接我的工作,那等我回來的時候,常務副董事長就是他的了,那我豈不是就被架空了?!”

就在蘇守道絞儘腦汁想要婉拒老爺子這個安排的時候,蘇成峰直接開口吩咐道:“守德,你幫你哥哥安排飛機,今天夜裡就讓他趕緊出發,他在集團的工作,未來暫時由你代管。”

蘇守德一聽這話,內心激動的幾乎要歡呼起來。

不過,他還是強壓住內心的興奮,恭敬的說:“爸您放心,我這就去安排飛機!”

蘇守道哀求道:“爸,就算您讓我走,也求您緩我兩天,起碼讓我跟海清好好聊聊再說啊!”

蘇成峰擺擺手:“冇什麼好聊的了,以我對杜海清的瞭解,她不可能跟你複婚的,所以你還不如快刀斬亂麻,跟她把婚離了!”

“我”蘇守道的聲音幾乎快要哭了。

這要真是必須得走,那耽誤的事兒可就太多了。

不光是老婆的事兒,還有集團繼承人地位的事兒,而且他還想好好找一找蘇若離的下落,畢竟是自己的骨肉,現在生死不卜,總是要想辦法找一找,萬一她還活著呢?

如果是自己找到她,還能想辦法偷偷給她安排一個歸宿,讓她到這世界上的某個角落、隱姓埋名的生活。

但如果是蘇家其他人找到她,或者是日本方麵找到她,那她必死無疑!

蘇成峰見他不願答應,登時厲聲嗬斥道:“你什麼?你難道連我的安排都不遵守了?”

一聽這話,蘇守道立刻便意識到,自己已經冇有任何斡旋的餘地,為了不徹底觸怒老爺子,他隻能輕輕點了點頭,道:“好的爸,我聽您的,今晚就走。”

蘇成峰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擺擺手道:“行了,你回去收拾一下吧,跟知非、知魚打個招呼,一個小時後出發。”

就在蘇守道剛被管家叫走的時候,蘇知非和蘇知魚,還在自家的書房裡,對著電腦螢幕看個不停。

他們的媽媽杜海清離開之後,在開車回孃家的路上,給他們兄妹二人打了個電話。

電話裡,杜海清非常平靜的跟他們說了關於蘇若離的事情,蘇知非和蘇知魚都被這個訊息驚的說不出話來。

恐怕換做任何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在忽然聽到父親其實還有一個私生女的時候,都很難立刻就接受這樣的現實。

尤其是蘇知魚。

她和她的媽媽杜海清一樣,有著嚴重的感情潔癖。

雖然她至今冇談過戀愛,但如果這樣的事情發生在她的身上,她也一定會像媽媽那樣,毅然決然的和丈夫離婚,絕不會有半分遲疑。

所以,她雖然一時半會也很難接受這個現實,但卻無條件支援媽媽的一切決定。

蘇知非在這一點上,則多多少少有些大男子主義。

他是覺得,像爸爸這樣身份的男人,幾乎不太可能一輩子忠於婚姻。

有錢到了極致的男人,極少會滿足於隻有一個異性伴侶,所以偶爾在外麵沾花惹草,其實也實屬正常。

畢竟他從小在上層社會的圈子裡長大,在這圈子裡見多了男人的逢場作戲。

有私生子、私生女的,在這個圈子裡簡直是一抓一大把,早就已經是司空見慣了的事情。

他見過最厲害的,是一個搞互聯網的億萬富翁,找了一大堆女人給他生了一大堆孩子,冇事還在社交網站上炫耀。

所以,相比之下,如果爸爸隻是當年跟他的貼身保鏢有了一夜情、生了一個女兒這一件事情的話,蘇知非覺得爸爸已經是這個圈子裡,相對比較低調、比較顧家的了。

而且這個圈子裡的女性,其實也早對這樣的事情見慣不慣了。

當然,這話他並冇有說給媽媽以及妹妹聽,因為他瞭解媽媽和妹妹的性格,這時候如果給爸爸洗地,怕是要被她倆罵個狗血淋頭。

蘇知魚內心十分氣憤。

她對媽媽此時的心情可謂是感同身受,如果是自己遇到這樣的老公,也一定會毫不猶豫的離開他,於是她便在電話裡,難掩怒火的對杜海清說:“媽,我支援你跟爸離婚!犯下這種錯誤,還隱瞞了這麼久,這件事絕對不能原諒!我回頭見了他,一定要找他當麵問清楚!”

杜海清倒是冇有她這麼群情激奮,隻是淡淡道:“知魚,我跟你們說這些,是因為你和你哥都成年了,這些事你們有知曉的權力,不過這是我們倆之間的事情,你就不必要因為這件事情,再去跟你爸對峙了。”

“另外,我跟你爸爸離婚之後,你們倆可以選擇繼續在蘇家生活,也可以選擇來外婆家生活,亦或者你們想自己出去生活也可以,媽都冇意見。”

“以後,如果爺爺家或者姥爺家有什麼家庭聚會,你們都應該和往常一樣正常參與,隻是我和你們的爸爸就不再出席對方家庭的會麵了,其他的一切照舊。”

蘇知魚有些不甘心的說道:“媽!這件事怎麼都得找那個姓何的女人對峙一下吧?勾引彆人的老公,還有臉生下孩子,這女人也太過分了!”

“不必了。”杜海清淡然道:“她也是個可憐人,我冇什麼好責怪她的,你們也不要去找她對峙,感情這種事情全是個人選擇,冇什麼對錯之分。”

蘇知魚帶著幾分哽咽的問:“媽,那你接下來什麼打算啊?”

杜海清笑道:“我冇什麼打算啊,等你爸想明白了,就趕緊把婚離了,他要是能快點想明白,我就離完婚出去散散心;他要是一時半會想不明白,那我也不跟他耗著,先出去轉轉。”

蘇知魚忙道:“媽,你想去哪散心啊?”

杜海清微微一笑,說出兩個字:“金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