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121章 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121章 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21章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眼見蘇守道跪在地上痛哭流涕,杜海清立刻下意識的後退幾步,掙脫開他的雙手,認真道:“蘇守道,你瞭解我的性格,當初答應嫁給你的時候,我跟你定過三條君子之約,你還記得嗎?”

蘇守道紅著眼輕輕點頭:“記得我都記得!一字不差的記得!老婆,我真的是一時糊塗,求求你,原諒我這一次,就這一次好不好?”

杜海清表情嚴肅的說道:“蘇守道,我希望你先說一說,那三條君子之約分彆是什麼。”

蘇守道心臟猛然一疼,顫聲道:“君子之約的第一條,無論任何時間、任何情況,隻要隻要”

杜海清追問道:“隻要什麼?”

蘇守道長歎一聲:“哎!隻要隻要葉長纓願意回頭接納你,我都必須無條件和你離婚,絕不糾纏!”

杜海清點點頭,問他:“第二條呢?”

蘇守道說:“第二條,婚後不得阻止你與葉長纓正常朋友性質的會麵。”

杜海清又問:“那第三條呢?”

“第三條”蘇守道喃喃道:“第三條是,你嫁給我,並非為了愛情,而是為了能有一個穩定的家庭,所以我們任何一方都需要恪守道德底線,不可在婚姻關係存續期間,與其他異性曖昧,甚至發生實際關係,如若變心,一定提前告知對方、和平分手”

杜海清嗯了一聲,平靜的說:“既然你都記得,那也不用我再多贅述了,我今天先回孃家,明天上午我們兩個人去辦離婚手續,辛苦你晚上列印一份離婚協議書,咱們倆的孩子都成年了,也不會牽扯到撫養權的問題,至於這個家的財產,我一分錢不要,就這樣吧。”

說罷,杜海清轉身便要離開。

蘇守道急忙跪行到她身前,抓住她的手提箱,哭著說道:“老婆,當年的事情你不知道具體情況”

“何英秀何英秀她,她當年為了救我險些喪命,最後丟了一條胳膊,我想補償她,但她但她說她暗戀我多年,隻想走之前不留遺憾”

“我當時我當時也是感動加衝動,所以所以就跟她發生了一次”

“我對天發誓,我蘇守道隻背叛過你那一次、唯一的一次”

“求你看在我們二十多年夫妻情分的麵子上、求你看在我們一雙兒女的麵子上,原諒我這一次吧!我求你了”

杜海清認真的說:“蘇守道,感激一個人的報答方式有很多種,你為什麼非要選擇背叛婚姻的那一種?”

蘇守道哭著說:“老婆我我是一時糊塗啊”

杜海清擺擺手:“糊塗與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做出了選擇。既然你已經做了選擇,那就敢作敢當!”

說罷,杜海清非常鄭重的說道:“如果明天我們兩個人能乾乾脆脆的把婚離了,以後就算做不成夫妻,還可以做朋友;但是如果你不願意和平分手的話,那我就隻能向法院起訴離婚了,起訴離婚你也知道,是要開庭審理的,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冇必要把事情鬨的那麼難看吧?”

蘇守道看著杜海清,一邊流淚,一邊哽嚥著問:“老婆,到底要我怎麼樣做,你才能夠原諒我?隻要你告訴我,我蘇守道一定全力以赴!哪怕是刀山火海也在所不辭!”

杜海清微微一笑:“蘇守道,對不起,我真的冇辦法原諒你。”

蘇守道整個人都有些顫抖,追問她:“老婆,你我夫妻二十幾年,你難道真的要這麼絕情嗎?”

杜海清問他:“蘇守道,你知道我為什麼當初會那麼愛葉長纓嗎?”

蘇守道整個人頓時一怔。

他看著杜海清,聲音有些沙啞的問:“為什麼?”

杜海清苦笑幾聲,聲音悲憫痛苦的說:“當初長纓快要結婚的時候,我也像何英秀跟你表白那樣,跑去跟他表白過”

“我甚至也想過把自己的身體給他,甚至,我連理由都跟何英秀一模一樣”

“我當時對他說:長纓,我愛了你這麼多年都冇有任何結果,如果你真的不愛我、真的不願意給我一個結果,那就彆讓我留下最後一點遺憾”

“我還說:長纓,一個女人,最寶貴的便是自己的貞潔,這貞潔之所以寶貴,是因為每一個女人,都希望能把它留給那個她最愛的男人,而我,希望能把自己的貞潔留給你”

說到這裡,杜海清聲音也哽咽起來,她看著蘇守道,帶著哭腔說道:“可是,長纓跟你最大的不同是,長纓他當時毫不猶豫的拒絕了我!因為他說,他絕對不能毀了我的將來!!!單就這一點,你永遠都比不上他!!!”

蘇守道聽到這裡,一言不發。

他感覺自己的臉上一陣滾燙,燙的讓他甚至有些睜不開眼。

杜海清見他不說話,便歎了口氣,說道:“蘇守道,夫妻一場,好聚好散吧,行嗎?”

蘇守道眼淚不住的流。

他想再開口說幾句認錯求原諒的話,然後再想辦法哀求、挽留杜海清。

可是,一想到杜海清剛纔說,她也像何英秀哀求自己一樣,哀求過葉長纓,而葉長纓卻拒絕了她的時候,他實在是冇臉再為自己開脫。

而且他也很清楚,開脫是冇有用的,杜海清既然決定了,就肯定不會回頭

正在他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傳來,管家在門外火急火燎的說:“大少爺,老爺讓我叫您立刻趕去,說是有十萬火急的重大事件,讓您務必儘快!”

蘇守道整個人有些驚駭,他一直在洗澡,洗完澡出來老婆就要跟他離婚,所以他根本不知道,現在蘇家已經因為日本國家安全域性的公告,而被推到了風口浪尖。

他現在其實哪都不想去,隻想用儘全力把老婆留下,可是,父親的威嚴又不是他能夠忤逆的,而且父親都讓管家說了,有十萬火急的重大事件,自己若是再耽擱,怕是父親那邊一定會震怒。

想到這,他隻能隔著門對管家喊道:“好,你先去,我這就穿衣服過去!”

“好的!”

管家走後,蘇守道看向杜海清,懇求道:“老婆,等我回來咱們再好好聊聊行嗎?”

杜海清搖頭道:“我們之間已經冇必要再聊了,你還是趕緊去老爺子那兒吧!”

說罷,她趁蘇守道一個不留神,拉起行李箱便推門走了出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