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106章 養虎為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106章 養虎為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106章養虎為患

陳澤楷聽聞吩咐,立刻毫不猶豫的脫口道:“好的葉大師,我這就安排飛機,把他們倆送去塞拉利昂,到時候會安排專人24小時看守他們,絕不讓他們有機會逃脫!”

葉辰滿意的點了點頭,指了指旁邊的橋本近先,開口道:“對了,把這位日本友人也一齊送過去吧。”

橋本近先聽到這話,嚇得頓時痛哭失聲,哽嚥著哀求道:“葉先生,這件事完全是姓宋的父子二人所為、他們兩個人纔是主謀,我不過就是個辦事的,您說什麼也不能把我送去塞拉利昂啊,求求您把我放了吧!”

葉辰冷笑道:“橋本近先,你以為你不是主謀,就不用負責任了?我告訴你,你的性質,跟他們兩人一樣惡劣!”

說罷,葉辰又對陳澤楷吩咐道:“老陳,這個橋本近先到了塞拉利昂之後,一切待遇和宋天銘、宋榮譽同等對待,絕對不能有半點偏頗,明白嗎?”

陳澤楷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葉大師您放心,我一定安排的妥妥噹噹!”

葉辰轉頭看向宋老爺子宋即墨,開口問道:“老爺子,我這麼處置,您是否滿意?”

宋老爺子一生在商場橫刀立馬,殺伐果斷,在得知宋天銘和宋榮譽要對自己下手的時候,他也暗暗告誡自己,此事一旦被自己翻盤,自己絕不心軟。

可是真到了節骨眼兒上,他才發現,自己還是無法做到斬釘截鐵的絕情。

畢竟是自己的親兒子、親孫子,若是真把他們殺了,那就是白髮人送黑髮人,難免一場家庭慘劇。

正所謂虎毒不食子,雖然曆年曆代都有兒子弑父的現象,卻少有父親殺子的事蹟流傳下來。

宋老爺子也是如此。

雖然一生風光無限,但終究還是難逃俗人二字。

何謂俗人?

七情六慾斷不儘的,便是俗人。

關鍵時刻,卻斬不斷骨肉親情,便是宋老爺子的困擾。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隻能將這兩人交由葉辰處置。

現在,葉辰決定將他們發配到塞拉利昂,雖說條件極其艱苦,但說到底,還是留了他們倆一條狗命。

這也讓宋老爺子鬆了口氣。

於是,他急忙恭敬的對葉辰說道:“葉大師,無論您做什麼決定,在下都冇有半點意見!”

葉辰點點頭,又問宋婉婷:“婉婷,你有意見嗎?如果你有意見,儘管提出來。”

宋婉婷也急忙說道:“葉大師,婉婷冇意見,一切聽您安排!”

葉辰便道:“既然大家都冇意見,那就按這個執行了,老陳,讓人把他們三個帶下去,不要在這裡礙眼了。”

陳澤楷立刻吩咐幾名黑衣人:“把他們三個人帶下去嚴加看管!絕對不允許有任何閃失,聽明白了冇有?”

眾人忙道:“聽明白了!”

說罷,便押著這三人往外走去。

宋天銘與宋榮譽一直在哭著求饒,宋天銘扭頭看著宋老爺子,哭喊道:“爸求您看在我們父子一場的份上,幫我跟葉大師求求情、讓葉大師饒我一馬吧!不然我可能就死在塞拉利昂了啊爸!”

宋老爺子心裡隱隱抽痛。

葉辰說了,要讓他們在塞拉利昂待夠二十年,宋天銘今年已經50有餘,去了塞拉利昂那個極度不發達的貧困地區,身體未必能扛得過20年。

很可能20年期限還冇到,他就已經死在塞拉利昂了。

所以現在這一眼,有可能就是父子二人這輩子最後一次對視。

宋榮譽這時候雙腿癱軟,被人加起來往外拖,口中苦苦哀求:“爺爺我今年才二十多歲,我不想一輩子最好的時光都被禁錮在塞拉利昂,求求您幫幫我吧爺爺!”

宋老爺子表情掙紮又糾結,葉辰這時候厲聲喝道:“把他們的嘴都給我堵上!”

幾名黑衣人立刻用東西塞住他們的嘴、讓他們說不出話來,現場便登時安靜了許多。

接著,三人便都被拖了出去。

宋老爺子眼見如此,知道已經冇有任何迴旋的可能,深深的歎了口氣,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歲有餘。

葉辰將他的表現儘收眼底,輕輕搖了搖頭,朗聲開口道:“宋老爺子,養虎為患的道理,你比我更懂,你不但要為你自己考慮,也要為婉婷考慮,這兩人的後患若是不杜絕,將來哪天你走了之後,他們倆一定是婉婷最大的威脅!”

說罷,葉辰微微一笑,繼續說道:“隻要我葉辰在,就不會讓他們兩個人真正威脅到婉婷,也就是說,如果他們兩個後患不除,將來他們再次對婉婷下手的時候,我一定不會放過他們,所以,說起來,把他們禁錮在塞拉利昂,不是為了保護婉婷,而是為了留他們一條命,否則他們一旦飛蛾撲火,必將化為灰燼!”

宋老爺子整個人為之一怔,旋即看了看宋婉婷,急忙對葉辰拱手說道:“葉大師您說得對!就讓他們在塞拉利昂自生自滅吧!”

說罷,宋老爺子又看向宋婉婷,開口道:“婉婷,既然你現在已經回來了,宋氏集團董事長的位置自然還是你的,從現在起,你就繼續主持宋氏集團大小事務吧!”

宋婉婷恭敬的點點頭:“好的爺爺,婉婷知道了。”

宋老爺子囑咐道:“婉婷,爺爺不求你帶著宋氏集團猛打猛衝,隻要你能夠穩住現狀、讓宋氏集團不至於走下坡路,爺爺就十分滿足了,所以你以後不要再去談什麼跨國合作了,我寧可宋氏集團不開拓任何海外市場、不跟任何海外公司合作,也不願意你再陷入到危險的境地之中,明白嗎?”

宋婉婷輕輕點了點頭,說:“爺爺您放心,我以後一定會把個人安全問題重視起來,另外跟海外公司合作這件事,我覺得還是可以繼續進行的,冇必要因為這次的事情就投鼠忌器。”

說著,她微微一頓,又道:“這次,葉大師幫我談下了新日鐵的合作,新日鐵的董事長渡邊新和,已經在日本跟我簽訂了合作協議,協議的內容是,雙方合資建廠,按照五十比五十來進行出資,但新日鐵願意將60%的股份給予咱們宋氏集團。”

“什麼?!”這話一出,現場所有人都被驚的瞠目結舌、一個個說不出話來。

新日鐵一直以來在對外合作中都非常的強勢,他們甚至死活都不願意放棄51%的控股權,即便是宋氏集團將收益的60%都給到新日鐵,新日鐵依舊不願意讓出控股權。

所以,在現場每一個人的眼裡,新日鐵都是一塊最難啃的骨頭。

可是,宋婉婷卻說,新日鐵現在不但願意讓出控股權,還願意白白讓出10%的股份,給到宋氏集團,這簡直就是癡人說夢一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