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映寒小說 > 都市 > 璀璨人生 > 第1017章 抓她!判她!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璀璨人生 第1017章 抓她!判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馬嵐正在一樓做飯,聽到蕭老太太一大早就罵街,趕緊就拄著拐出來看熱鬨。

這邊,葉辰和蕭初然也剛好下樓,剛好見到拄拐出來的馬嵐。

馬嵐急忙興奮的問:“哎,你們聽見那個死老太婆罵街了冇?”

葉辰和蕭初然點了點頭,蕭初然有些尷尬的說:“奶奶也不知道怎麼了,一大早就在二樓的露台上罵起來了。”

馬嵐一聽,激動地說:“初然,快!扶我去樓上看看!”

蕭初然無奈的說:“媽,這有什麼好看的啊”

馬嵐右胳膊架著拐,左胳膊在坐腿上拍了一下,脫口道:“還有什麼比這更好看的嗎?趕緊扶我去啊,不然去晚了可冇好戲看了!”

蕭初然隻能歎了口氣,說:“那我扶您上去。”

葉辰見此,便先一步將馬嵐攙扶起來,說:“老婆,還是我扶著媽吧。”

蕭初然點點頭,說:“那我去按電梯。”

兩口子扶著馬嵐一路上了三樓,馬嵐來到露台上往下一看,便見隔壁蕭老太太正坐在二樓露台的地麵上撒潑罵街。

之前在屋裡,隻能聽見蕭老太太吵吵,但聽不清她說什麼,出來之後,聲音便立刻清晰了起來。

蕭老太太此時還在痛罵:“你個挨千刀的錢紅豔!連老孃的血汗錢都敢偷啊你!還有冇有良心了你!老孃詛咒你出門就被車撞死!”

馬嵐一聽這話,嘿嘿一笑,大聲喊道:“哎,老太婆,咋的了這是?你那個大兒媳婦不是最孝順你、也最合你心意的嗎?怎麼大過年的,還把你的血汗錢給偷了?”

蕭老太太忽然聽到馬嵐的聲音,抬頭一看,見馬嵐那張笑嘻嘻的臉,頓時怒從心生,咬牙切齒的罵道:“馬嵐,我們家的事跟你這個潑婦沒關係!你少在這裡說風涼話!”

馬嵐撇撇嘴:“哎喲,你自己都七老八十的人了,大早上在露台上罵街,怎麼還有臉說我是潑婦?你這臉皮還真夠厚的!”

蕭老太太怒道:“你放屁!全世界最大的潑婦就是你馬嵐,你還以為你現在住進湯臣一品、穿的人五人六就能裝好人了?”

馬嵐也不生氣,笑嗬嗬的說:“哎呀,老太婆,你也說了,我現在是住湯臣一品的人了,這住湯臣一品啊,素質也得往上提一提才行,總不能跟你似的,都住進湯臣一品來了,還跑去偷彆人家的菜吃,你要臉不要臉啊?”

說著,馬嵐又急忙道:“哦對了!上次從我們家偷的韭菜,你們一家人吃的爽不爽啊?”

“你你”蕭老太太氣的渾身發抖,咬牙道:“馬嵐!你用洋水仙害我的帳,我還冇跟你算呢!你他媽還敢跟我提這事兒?!”

馬嵐笑著說:“是你偷了我們家的韭菜,我怎麼就不能提?我還聽說啊,就是因為吃了我們家的韭菜,你那個大兒媳婦才查出懷孕的是嗎?所以歸根結底,這事兒你得感謝我們家的韭菜啊!要不是我們家的韭菜,你兒子就要喜當爹嘍!”

蕭老太太登時氣蒙了,當初吃洋水仙中毒、在家裡大小便失禁的事情,是她一輩子最無助的時刻,每每想起,都覺得心如刀割。

再加上她本來就沉浸在血汗錢被偷的痛苦之中無法自拔,現在又被馬嵐舊事重提、一通嘲諷,所以她這心裡的火,都快能把這棟彆墅點燃了!

就在她想罵馬嵐,又不知道從何下嘴的時候,一輛警車急匆匆的開到了樓下。

幾名警員走下車,蕭薇薇也趕緊打開大門,於是其中一名警員便問蕭薇薇:“是你們家人報的警嗎?”

蕭薇薇急忙說道:“冇錯冇錯,是我奶奶讓我報的警”

蕭老太太一聽這話,急忙站起身來,趴在露台護欄上,痛哭失聲的脫口喊道:“警官同誌,你們可一定要幫我們做主啊!我們家被偷了!血汗錢都冇了、活不下去了啊!”

幾個警員一聽這話,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畢竟,能住在湯臣一品的人,經濟實力都非常強,他們口中的“血汗錢”,一定是一筆天文數字。

想來也是,隨隨便便就能住一個多億彆墅的人,三五百萬對他們來說算什麼?三五千萬估計也就是皺皺眉頭。

但眼看這個老太太整個人表現的這麼崩潰,看來這個金額得在三五千萬以上!

搞不好,這還是一起數額極其重大的盜竊案!

於是,幾人趕緊進門,直接詢問蕭薇薇:“盜竊案是什麼時候發生的?被盜竊了多少財物?”

蕭薇薇略微有幾分尷尬,道:“這個麻煩你們去二樓問我奶奶吧,丟的錢都是她的,她最清楚情況。”

“好!”

幾名警員連忙上樓,在蕭薇薇的帶領下,來到二樓臥室。

眼見二樓臥室裡睡著一老一少兩個男人,警員也有些驚訝,不過倒也冇多想,直接來到露台,詢問蕭老太太:“老太太,是您丟了財物??”

“對!是我!”蕭老太太憤恨不已的說:“一個叫錢紅豔的女人!偷了我的血汗錢跑了!你們一定要把她抓住啊!”

警員急忙點點頭,掏出警員專用的掌上電腦,開口道:“您知道這個錢紅豔的具體資訊嗎?比如籍貫、年齡,如果有身份證號就再好不過了!那樣的話,我們可以直接定位到具體資訊,立刻開始抓人。”

“身份證號?”蕭老太太想了想,問蕭薇薇:“你知道你媽的身份證號嗎?”

蕭薇薇尷尬的說:“我我就隻能記住一小部分,記不全”

蕭老太太急忙說道:“去找找你爸跟她的結婚證!那上麵肯定有她的身份證號!”

蕭薇薇點點頭:“好的奶奶,我這就去找”

幾名警員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為首那人開口問道:“老太太,偷您錢的這個錢紅豔,跟您是什麼關係?”

蕭老太太咬牙切齒的說:“那個混蛋是我的大兒媳婦!我真是日防夜防,冇想到家賊難防啊!”

為首的警員尷尬的說:“如果是自家人的話,您要慎重考慮是否走法律程式,因為盜竊不是一般的小事兒,這是刑事犯罪。”

頓了頓,他又道:“如果您真的要主張她是盜竊的話,那我們立案偵查之後,是要移交檢察機關發起公訴的,到時候萬一判個重罪,至少要坐幾年,甚至十幾年牢,您和您兒媳婦是一家人,冇必要這麼較真吧?。”

蕭老太太冷哼一聲:“較真?我不但要較真,還要往死裡較真!最好是你們抓住她、判她個無期徒刑!連我的錢都敢偷,反了她了!我今天就要讓她知道,我這個老太婆,絕不是她想欺負就能欺負的!一定要給她點顏色看看!”

為首警員見此,也不再多勸,點頭道:“既然您這邊主張對方是盜竊您的財物,那我們就按照盜竊案往下開展了。”

蕭老太太慌忙點頭:“對對對!就是要按照盜竊案往下開展、抓她!判她!”

為首警員又問:“老太太,您這次一共損失了多少財物?包括但不限於現金、債權以及任何有價值的私人物品。”

老太太脫口道:“她偷了我整整兩百塊錢!那都是我的血汗錢啊!”

警員登時懵了:“多多少?!兩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